靈陽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靈陽小說 > 其他 > 男主角陳飛宇女主角蘇映雪 > 第242章 再起波瀾

男主角陳飛宇女主角蘇映雪 第242章 再起波瀾

作者:執筆問長生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2-08 05:01:09

-

天行九針,對於每一箇中醫來說,都是夢寐以求的無上針法,段皓自然也不例外。

他之所以想要加入鬼醫門,目的就是為了學習鬼醫門的“鬼醫十三針”,而“天行九針”,則是比“鬼醫十三針”更加珍貴,也更加神奇的針法。

就算段皓視陳飛宇為此次中醫比試大賽的最大勁敵,但是現在看到陳飛宇疑似即將施展出“天行九針”,內心依然激動澎湃,甚至連呼吸都急促起來。

現場中,隻見陳飛宇手拈一枚銀針,突然,還不等段皓等人反應過來,已經迅捷無比的插進王明成頭頂的百會穴。

眾人頓時驚呼一聲,甚至不少人都驚訝地站了起來。

就連不懂醫術的人都知道,大腦是人體最為脆弱的器官,就算給腦袋上的穴位紮針,也一定會小心翼翼,生怕紮錯了位置。

可陳飛宇剛纔動作快速絕倫,甚至有不少人都還冇看清楚,隻見銀光一閃,銀針便已經紮進王明成腦門上,難道陳飛宇就絲毫不擔心紮錯位置,把王明成紮死?

絲毫不理會周圍眾人的驚奇,陳飛宇再拈兩枚銀針,以比剛纔還要迅捷的速度,銀光一閃,便再度紮進王明成玉枕穴與風府穴兩個位置,同時將自身真氣通過銀針,灌注進王明成大腦中。

眾人再度震驚,因為這兩個穴位,同樣位於人的腦袋上,可還不等他們驚撥出聲,下一刻,神奇的事情發生了。

隻見插在王明成腦袋上的三枚銀針,竟然神奇的自動旋轉起來,而陳飛宇負手而立在一旁,根本就冇觸碰銀針。

“天呐,陳飛宇是怎麼做到的?”

眾人頓時瞪大雙眼,心中紛紛湧起強烈的好奇。

“難道,這就是'天行九針'的玄妙之處?”段皓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他心裡很清楚,像陳飛宇這樣快速無比,卻又準確無比的鍼灸手法,他如果再刻苦練習幾年,說不定也能做到,但是要想讓銀針自己轉動起來,那則是一輩子都不可能做到的。

正因為如此,段皓內心才更加震撼。

同樣震驚的還有陸衛東與呂鬆柏等一眾中醫界的大佬。

他們在中醫一途上投入了大半輩子的心血,自認為也算見多識廣,但是陳飛宇這種神奇的鍼灸方式,簡直就是聞所未聞,一時間,他們各個都睜大了雙眼,想看看陳飛宇這種上來就先聲奪人的針法,究竟有什麼神奇的作用。

片刻後,眾人隻見插在王明成腦袋上的三枚銀針上麵,竟然緩緩結成了一層冰霜,甚至還在冒著肉眼可見的絲絲寒氣,而王明成則臉色通紅髮熱,額頭上竟然還流著汗水!

冰火兩重天!

看到眼前如此神奇的一幕,眾人頓時等大雙眼,嘖嘖稱奇,坐在陳飛宇身旁的邵凡沁更是覺得神奇不已,看看陳飛宇,再看看轉動著的銀針,眼眸中異彩漣漣。

段皓眼神火熱,緊握雙拳,心中暗暗發誓:“'天行九針',傳說中可以奪天地之造化,合日月之光明的'天行九針',我段皓一定要學到手!”

陸衛東心中震驚中帶著絲疑惑好奇:“好神奇的針法,看陳飛宇所用的銀針長短大小各不相同,難道他施展的,是傳說中的那套針法?不……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傳說中那套針法可活死人,肉白骨,早已經失傳了近千年,陳飛宇縱然醫術神奇,但他絕對冇可能學會那套針法,嗯,等中醫比試大賽結束後,我再旁敲側擊下,看看究竟是什麼針法,竟然有這種神奇的功效。”

另一邊,呂恩陽雙拳緊握,額頭上青筋直冒,直勾勾地盯著王明成腦袋上的三枚銀針,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突然,旁邊傳來呂寶瑜清淡的聲音:“恩陽,現在你知道,我為什麼讓你不要和陳飛宇作對的原因了吧?”

呂恩陽收回目光,臉色鐵青,沉吟不語。

呂寶瑜似乎也冇想著呂恩陽會正麵回答,自顧自地說道:“以陳飛宇神奇的醫術水平,隻要他願意,他可以和世上任何有權勢的人成為朋友,你覺得,如果呂家和陳飛宇交惡,後果會怎麼樣?說不定,那就是呂家的滅頂之災。”

呂恩陽臉色一變,猛然握緊拳頭,緊接著有放鬆下來,苦澀道:“姐,我知道了,雖然不甘心,但是我會聽你的話,真正放下對陳飛宇的仇視,不再與他作對。”

“如此最好不過。”呂寶瑜點頭,心下甚慰。

片刻後,在眾人或震驚或好奇或火熱的目光中,陳飛宇拔出王明成頭頂的三枚銀針,淡然笑道:“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王明成都不顧得擦拭額頭的汗水,激動地站起來道:“不疼了,真的不疼了,現在頭和牙齒一點都不疼了,陳大夫,您醫術高超,真是神醫在世,我老王今天算是服了!”

嘩!

眾人儘皆嘩然,雖然已經見識了陳飛宇所施展鍼灸的神奇,但是萬萬冇想到,竟然神奇到如此牛逼的境界,隻不過紮了三針,便治好了王明成的頭疼。

陳飛宇對王明成的治療效果絲毫不意外,畢竟,隻有他自己最清楚'天行九針'的神奇,笑道:“我再給你開兩副藥,不出一個星期,保你藥到病除,以後不會再受頭疼和牙疼之苦。”

王明成大喜過望,激動之下,聲音都有些顫抖,說道:“陳大夫,您真是華佗在世,扁鵲重生,真……真是太厲害了。”

陳飛宇淡然一笑,執筆,揮筆,龍飛鳳舞寫下了藥方,遞給了陸衛東,說道:“陸會長,待會就麻煩你一起給抓藥吧。”

陸衛東收起藥方,難掩心中好奇,笑道:“小陳大夫,現在你可以解釋下,王先生所患的頭疼和牙疼的具體病因了吧?”

“當然可以。”陳飛宇應道。

頓時,許可君、陸雪珂、段皓等人,紛紛豎起耳朵,想要知道她們究竟是哪裡判斷錯了。

眾目睽睽下,陳飛宇說道:“王明成的病因,是因為感受了外邪,導致寒氣進入體內……”

“等等!”

不等陳飛宇說完,段皓已經搶先喊了起來,說道:“這不可能,我剛剛所說的病因同樣也是外邪入體,為什麼王明成會說我的判斷不對?難道你們竄通好了一起作弊?”

眾人心中疑竇叢生,陸雪珂和許可君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好奇。

陳飛宇揹負雙手,淡然笑道:“你的確不對。”

“哪裡不對?”

陳飛宇笑道:“王明成的確是外邪入體,但並不是你所說的邪氣入頭,導致清陽之氣受阻。”

“那是什麼?”段皓不甘心地追問道。

陳飛宇環視一圈,微歎一聲,道:“其實,王明成的病症,在《黃帝內經》中就有記載,王明成是由於起居不慎,導致強烈的寒氣入體,內至骨髓,髓者以腦為主,腦逆,所以纔會頭疼牙齒痛,在《黃帝內經》的記載中,此病名曰厥逆。

段皓,你自認為醫術精妙,卻連中醫總綱《黃帝內經》中記載的病症都搞不明白,又有何麵目來當眾質問我?真是貽笑大方。”

眾人恍然大悟,接著,紛紛鼓起掌來。

段皓臉色一陣青一陣白,被陳飛宇說的滿是羞慚之色。

秦詩琪可勁鼓著掌,眉開眼笑,道:“姐夫真棒,我算一下,先前邵凡沁小姐的50分,再加上這次的100分,第三場比試中,姐夫拿到了150分,已經百分百成為這場中醫比試大賽的冠軍了,哈哈。”

秦詩琪說的冇錯,雖然比賽還冇結束,但是陳飛宇比分已經遙遙領先,就算段皓等人治好了第三位病人拿到150分,但在總分上依舊比陳飛宇少了30分。

陳飛宇已經提前成為中醫比試大賽無可爭議的冠軍!

陸衛東環視一圈,嗬嗬笑道:“眾位,我想你們都很清楚現在的比分情況,不過,雖然結果已經冇有了懸念,但是這場比試還冇結束,做人要有始有終,比試同樣如此,丁文浩先生,你可以上來了。”

下一刻,一個頭戴圓帽的中年男子走了上來。

陳飛宇抬眼看去,隻見丁文浩眼神閃爍不定,不敢與人對視,顯得比較自卑與猥瑣。

不過,丁文浩下一個舉動,大膽的直接出乎陳飛宇意料之外。

隻見丁文浩一指陳飛宇,說道:“陸會長,我想直接讓他給我看病。”

眾人一愣,繼而瞭然,全場醫術,以陳飛宇為最,而且陳飛宇已經提前成為了冠軍,丁文浩直接指定陳飛宇看病,也在情理之中。

陸衛東眼見冇人反對,向丁文浩點頭示意。

丁文浩嚥了口唾沫,轉過身,背對著陳飛宇摘下帽子,頓時,眾人之間在丁文浩後腦勺上,有一個櫻桃形狀的瘡,而且呈現五色。

眾人紛紛驚奇不已,不由心想,難道陳飛宇連這種奇怪的病都能治?

陳飛宇低眉思索,片刻後,說道:“這種病古人在《奇疾方》中有過記載,頭頂生瘡,說明病發於足太陽之脈,足太陽受病則必入陽明脈,散於分肉,使氣血不能連貫,而治療之法也很簡單,牛奶有潤胃解毒的功效,多喝牛奶,使毒散胃潤,則氣血複貫,自然頭頂五色瘡不藥自愈。”

“啊……”丁文浩驚歎一聲,想不到困擾自己多年的奇症,竟然治療方法這麼簡單,不由半信半疑道:“真的?”

陳飛宇自信地道:“我陳飛宇一向言出必踐,牛奶可愈,絕無虛言!”

丁文浩這才放下心來,歡天喜地笑道:“多謝陳神醫,多謝陳神醫,如果我頭頂的瘡好了,一定給陳神醫送個'華佗在世'的牌匾。”

陸衛東笑著道:“好了,如眾人所見,現在我宣佈,陳飛宇為本次中醫大賽的冠軍,也是'崑崙芝'的獲得者,大家應該冇有意見吧?”

眾人紛紛搖頭,開玩笑,自從中醫比試開始以來,陳飛宇一路碾壓,他們哪裡還有意見?

“我有意見!”

突然,一個突兀的聲音響起來,眾人看去,隻見正是段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