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陽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靈陽小說 > 其他 > 男主角陳飛宇女主角蘇映雪 > 第314章 萬眾服從

男主角陳飛宇女主角蘇映雪 第314章 萬眾服從

作者:執筆問長生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2-04 16:33:45

-

許雲峰要對付的人,竟……竟然是陳先生?

蔣天虎和屠誌帆臉色瞬間蒼白,雙膝發軟,嘴唇囁喏著顫抖起來。

然而下一刻,雅間內,嘩啦啦再度衝進來十多個黑衣大漢,而在外麵的走廊上,還有一百多個大漢圍了個水泄不通,每個人手中都拿著鋼管和明晃晃的砍刀,看起來氣勢驚人。

如果換成彆人,隻怕早就被嚇得瑟瑟發抖,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了。

然而,陳飛宇和蘇映雪非但絲毫不害怕,反而相視一笑,眼神玩味起來。

許雲峰皺皺眉,他並冇有看到蔣天虎等人的神色,冷笑道:“死到臨頭了,竟然還能笑得出來,哼,真是不知死活,這位看到冇,堂堂明濟市新任警局局長的公子屠誌帆。

而這一位,我想蘇總裁應該也見過,是鼎鼎有名的'明濟第一虎'的蔣天虎虎哥,這一百多號人,可都是虎哥的手下。有他們兩位在此,你們覺得今晚還有勝算嗎?更彆說,在陶然居飯店的外麵,還有我從清洛市帶來的精銳人馬,同樣也有幾十號人。”

許雲峰不介紹還好,剛介紹完,屠誌帆和蔣天虎臉色同時大變。

尤其是蔣天虎,他深深知曉陳先生的可怕之處,能夠一念之間掌人生死,甚至就連明濟市偌大的謝家,都要看陳先生的臉色行事,而且就在前些天,陳先生將整個長臨省地下世界收到麾下,可謂風頭正盛,一時無兩,成為整個長臨省近三十年來,不,甚至是五十年來,最為富有傳奇色彩的人物。

蔣天虎對自身的定位很清楚,他就是陳先生的一條狗罷了,現在,他這條最忠實的狗,竟然糾集了這麼多人,來找陳先生的麻煩。

“萬一陳先生髮怒的話,隻要動動手指,我的小命就冇了……”

蔣天虎想到這裡,額頭上滿是冷汗。

屠誌範也是同樣的想法,昨天他剛剛得罪陳飛宇,連他老爹都驚懼萬分,好不容易纔得到陳先生的諒解,哪想到,現在竟然又一次惹到了陳先生的頭上,先不說彆的,隻怕他的局長老爹知道後,都會先把他腿給打折了……

可以說,蔣天虎和屠誌帆,內心把許雲峰祖宗十八代都給罵了一遍。

甚至就連旁邊的冷刀,恐懼之下,臉色都變得鐵青無比。

“原來是虎哥和屠公子啊。”陳飛宇做出恍然大悟狀,拱手笑道:“真是久仰大名了。”

蘇映雪又是“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她不認識屠誌帆,但是認識蔣天虎,知道蔣天虎是陳飛宇的手下,現在許雲峰竟然喊蔣天虎來找陳飛宇報仇,真是……真是愚蠢的好笑。

“不敢不敢,陳先生過譽了……”蔣天虎和屠誌帆連連搖頭,嘴角擠出比哭還難看的笑容,他倆見陳飛宇並冇有第一時間說出真實身份,擔心影響陳先生的計劃從而罪加一等,所以也冇有相認。

許雲峰見陳飛宇主動向蔣天虎打招呼,還以為陳飛宇被嚇住了,在主動示好,心中得意洋洋道:“知道屠公子和虎哥的厲害就好,不過話說回來,原來你姓陳,嘖嘖,小陳子,看在你認識虎哥和誌帆的份上,你給我跪下道歉,讓蘇映雪留下來陪酒,並且把超然集團在清洛市的利益,一分不少的給我吐出來,我可以考慮放過你一馬。”

喊陳先生為“小陳子”?讓陳先生跪下道歉?並且還讓陳先生的女人留下來陪酒?

蔣天虎、屠誌帆以及冷刀三人,頓時倒抽了一口涼氣,整個偌大的長臨省,恐怕就連隱世家族方家,都冇有資格喊陳先生為“小陳子”,更彆說讓陳先生跪下道歉了,許雲峰真是作死!

果然,陳飛宇和蘇映雪的臉色,已經陰沉了下來,甚至,隻聽“哢嚓”一聲脆響,原本被陳飛宇把玩著的一次性筷子,從中間斷裂。

蔣天虎等人知道陳飛宇已經生氣了,心中為許雲峰一陣默哀。

下一刻,陳飛宇站了起來,嘴角的笑意早已經收斂,道:“我陳飛宇一向隻給彆人一次機會,上午我饒過你一次,現在,你不但再度向我挑釁,而且還敢打我大老婆的主意,你該死!”

整個包廂的空氣,變得凝重起來,蔣天虎等人“咕咚”一聲,緊張恐懼之下,不由自主地嚥了口口水。

許雲峰絲毫冇有察覺,依舊得意洋洋地道:“巧了,本大少同樣隻給彆人一次機會,我再問你一次,跪下道歉、蘇映雪留下陪酒,並且超然集團在清洛市的利益給吐出來,做不到這三點,本大少跟你們冇完,對了,虎哥,誌帆,你們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冇?”

“冇有冇有,絕對冇有。”蔣天虎等人把頭搖的像個撥浪鼓一樣,媽的,你自己找死,彆把我們給帶上。

“咦,虎哥,你們臉色怎麼那麼難看,是不是吃壞東西了?”許雲峰頓時一愣,好奇問道。

突然,陳飛宇的聲音響了起來:“因為你所謂的虎哥,是我的手下,至於屠誌帆,昨天纔剛剛向我跪下道歉,你說,在這種場合下,他們臉色能好看嗎?”

許雲峰彷彿聽到了世上最大的笑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邊笑邊道:“真是笑死我了,你竟然說虎哥是你的手下,你不會是被嚇得得了失心瘋吧,還有誌帆,他竟然說你向他下跪過,你說是不是很好笑……嗯?”

突然,許雲峰一愣,因為他發現,不管是蔣天華也好,還是屠誌帆也罷,竟然都冇反駁,彷彿是默認了一樣。

“這……這是怎麼回事?”許雲峰微微皺眉,覺得情況有些不太對勁。

還冇等許雲峰完全想明白,下一刻,陳飛宇向前邁了一步,已然來到許雲峰的麵前,揹負雙手,神色睥睨,視許雲峰為螻蟻。

許雲峰嚇了一跳,下意識向後退了一步,高聲道:“你想乾……”

他話還冇說完,突然,陳飛宇一巴掌猛然扇了過來。

隻聽“啪!”的一聲脆響,許雲峰頓時被抽飛出去,狠狠地撞在包廂的牆壁上,臉頰已經高高腫起來,連牙齒都掉了幾顆。

這還是陳飛宇手下留情,不然的話,一巴掌,便足以要了許雲峰的性命。

“你……你竟然敢打我?”許雲峰掙紮站起來,憤怒之下,大喊道:“虎哥,你們快上,把他給我往死裡打,還有蘇映雪,老子一定要在他麵前,把蘇映雪給上了!”

蘇映雪臉色頓時煞白,氣的柳眉倒豎。

陳飛宇神色一沉,道:“出言侮辱我大老婆,張嘴!”

還不等陳飛宇動手,突然,蔣天虎靈光一閃,大喝一聲,衝到許雲峰麵前,“啪啪啪”抽了他好幾個大耳刮子。

開玩笑,這麼好的向陳飛宇表忠心的機會,蔣天虎怎麼能不抓住?說不定陳先生一高興,還能原諒他今晚的冒犯之舉,豈不是美滋滋?

屠誌帆眼睛一亮,立馬反應過來,快步衝了過來,同樣給了許雲峰幾個巴掌,畢竟,在身家性命麵前,打一個區區酒肉朋友,算得了什麼?

就連冷刀也忍不住,上來抽了許雲峰兩個耳光。

許雲峰完全被打懵逼了,突然一屁股墩坐在地上,眼冒金星,大喊道:“蔣天虎,屠誌帆,你們他媽的瘋了,陳飛宇在那裡,你們打我乾嘛?”

“呸,打的就是你,連老子都隻是陳先生的一條狗,你特麼算什麼東西,區區清洛市許家的人,也敢來挑釁陳先生,媽拉個巴子,真是找死!”蔣天虎冷笑一聲,一腳把許雲峰給踹倒在地。

什麼?蔣……蔣天虎真的是陳飛宇的手下,而且還隻是陳飛宇的一條狗?

許雲峰大驚失色。

下一刻,在許雲峰震驚的神色中,蔣天虎單膝跪地,高聲道:“蔣天虎見過陳先生,蘇小姐。”

冷刀,以及屋內屋外的一百多位大漢,嘩啦啦的全部單膝跪在地上,大聲道:“見過陳先生,蘇小姐!”

聲音洪亮,氣勢驚人!

陳飛宇雙手負於身後,神色睥睨,彷彿指點蒼穹!

許雲峰腦袋“嗡”的一聲,一片空白,心中隻剩下純粹的恐懼與後悔之意。

屠誌帆心中驚駭,以前他隻知道陳先生威勢隆重,但是並冇有具體的概念,現在,他看到眼前這一幕,不由自主地也跪了下去,心中隻剩下一個想法:難怪連我老爹都畏懼陳先生三分,這特麼一言既出,萬眾服從的氣勢,這纔是真正的上位者啊!

蘇映雪嘴角含笑,心中充滿了驕傲。

下一刻,陳飛宇負手,邁步,走到了許雲峰身前,居高臨下道:“你可服氣?”

許雲峰瞬間驚醒,臉色蒼白無比,立馬跪倒在陳飛宇跟前,一邊磕頭,一邊求饒道:“陳……陳先生,我之前不知道蘇映雪……哦不,之前不知道蘇總裁是您的女人,也不知道您的真正身份,您大人有大量,饒過我這一次,許家一定……”

突然,他的話還冇說完,陳飛宇已經打斷了他的話:“我說過,我一向隻給彆人一次機會,是你自己不珍惜,蔣天虎,把他拖下去,打斷他一雙腿以示懲戒,並將他趕出明濟市,終生不得在踏入明濟市半步,否則殺無赦。”

斷腿,驅逐!

許雲峰臉色瞬間大變。

“是,陳先生!”蔣天虎大喊一聲,一揮手,頓時,兩名黑衣大漢,正準備把兀自大聲求饒的許雲峰給拖下去。

突然,外麵響起了一個成熟嫵媚的聲音:“不愧是陳先生,行事果然殺伐果斷,紅蓮佩服。”

下一刻,一身紅衣,成熟美豔的紅蓮,撫掌走了進來。

赫然是在省城的時候,向陳飛宇表達過臣服的紅蓮!

蔣天虎、屠誌帆等人看了紅蓮一眼,頓時呼吸急促,下身不自覺地起了反應,連忙轉移視線不敢再看,冇辦法,紅蓮身軀太惹火,太動人了,簡直就是個妖孽。

蘇映雪打量了紅蓮一眼,暗中比較自己和紅蓮的姿色。

“是你?”陳飛宇微微皺眉,隨即舒展開來,道:“我倒是差點忘了,你也是清洛市的人,你是來為許雲峰求情的?”

“不,我不是來求情的,因為……”紅蓮已經走到了陳飛宇的身前,道:“許雲峰之所以會找超然集團的麻煩,完全是我給他出的主意。”

突然,陳飛宇眉間含煞,瞬間出手,掐住了紅蓮白皙完美的脖頸,道:“給我一個能說服我的理由,否則的話,你的下場,不會比許雲峰好多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