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陽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靈陽小說 > 其他 > 男主角陳飛宇女主角蘇映雪 > 第417章 最後一招,生死將分

-

天祭劍也不知道是什麼特殊材質所作,劍身細長,透體晶瑩,彷彿透明的一般,散發著凜冽寒光,以及,十足的殺氣!

方鵬清握劍在手,整個人的氣勢渾然一變,彷彿化作了一柄鋒利的利劍,劍意之強,周圍眾人紛紛驚駭。

陳飛宇全身心戒備,知道接下來肯定會更加凶險,不敢有一絲一毫的疏忽。

突然,他眉眼一挑,隻見方鵬清舉劍而起,突然淩空下劈!

陳飛宇隻見眼前白芒一閃,渾身汗毛瞬間炸起,升起一股強烈的危機感,幾乎是身體的本能,向旁邊躲了過去。

下一刻,一道將近兩丈長的劍芒瞬間出現,從陳飛宇身側劈了下去,“轟隆”一聲巨響,地麵上瞬間被劈出一道長長的溝壑,激起漫天煙塵。

這一劍迅捷如閃電,威力若雷霆,要不是陳飛宇剛剛反應夠快,隻怕這一劍已經把陳飛宇給劈成兩半了。

周圍眾人紛紛失色,想不到方鵬清持劍在手,實力竟然能提升這麼多。

陳飛宇心中更是驚訝莫名,難道,這就是方家引以為豪的“天祭劍法”?

不等他多想,方鵬清已經給出了答案,他持劍在手,寬袍大袖肆意飛舞,如鳳舞九天,道:“剛剛那一劍,便是天祭劍法中的第一式,名為'刹那'。”

刹那?

陳飛宇眼中忍不住閃過讚賞之意,道:“《探玄記》有雲,'一彈指間有六十刹那',用來比喻時間極短。此招名為'刹那',果然速度極快,頃刻之間便足以取人性命。”

“我說過,如果'斬人劍'就是你最後的底牌,那你此戰必死!”方鵬清傲然而笑,高聲道:“再接我一招!”

說罷,他輕喝一聲,手中天祭劍再度劈下,白色劍芒乍起,又是名招“刹那”!

陳飛宇哪能坐以待斃?在方鵬清話音剛落的時候他便已經行動,腳踏八卦轉九宮,憑藉著玄奧的步法左右欺進,不給方鵬清任何捕捉自己身影的機會。

果然,兩丈長的劍芒瞬間劈下,卻正巧被陳飛宇側身躲開。

不過方鵬清絲毫不以為意,甚至眼角餘光滿是不屑,抬手連劈三劍,三道巨大劍芒幾乎不分先後同時而出,猶如狂風掃落葉,向陳飛宇身影劈去。

劈完這三劍後,方鵬清額頭也已出現細密的汗珠,同時微微氣喘,看得出來,縱然他已經是傳奇強者,可施展出如此強威力的“刹那”劍招,對於他來說,也是不小的消耗。

麵對如此大範圍強密度的攻擊,要是換成其他人,隻怕早就死在劍下了,然而陳飛宇又豈是等閒?憑藉著“斬人劍”加持過的速度以及八卦步的玄奧,與間不容髮之際,在三道劍芒的空隙中穿行而過,猶如一條滑不溜秋的遊魚。

幾乎是瞬間,他便欺進方鵬清兩米之內,一躍而起,指端“斬人劍”挾帶雷霆之力,向方鵬清額頭刺去。

方鵬清眼眸中閃過一絲訝異,接著冷笑一聲,手中天祭劍豁然指天,大喝道:“愚蠢,接我第二招,天祭·無量!”

話音剛落,方鵬清劍意爆發,周身出現無數道細小劍芒沖天而起,宛若無窮無儘一般,不負“無量”之名!

陳飛宇神色大變,如果被這無窮無儘的劍芒給擊中,隻怕立馬就成了刺蝟,哪裡還能有命在?

當此危急之刻,陳飛宇臨危不亂,“斬人劍”豁然轉向橫掃,將自己前方的一眾劍芒斬碎,而他指端“斬人劍”也跟著消失,同時,他藉著劍芒相撞的力道快速向後退去。

“你逃得了嗎?”

突然,方鵬清冷冽的聲音響起來,陳飛宇隻見眼前白芒一閃而逝,一道劍芒緊追不捨奪命而來!

千鈞一髮之際,陳飛宇勉強調動體內真元,劍指端再度出現“斬人劍”,擋在了自己胸前。

下一刻,白色劍芒已至跟前,同“斬人劍”相撞在一起,雖然劍芒消失從而保住了一命,但陳飛宇也體內氣血翻湧,悶哼一聲,向後倒飛出三丈的距離,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秦羽馨等人心都快跳出了嗓子眼,緊緊地盯著陳飛宇。

趙利鋒驚駭之下,瞬間向前邁了一步,想要阻止這場對陳飛宇已極為不利的決戰,要知道,為陳飛宇特彆成立一個新的部門,可是他一手推動的,他可不能眼睜睜看著陳飛宇隕落在這裡。

他還冇走兩步,王虎軍已經伸手攔下了他,搖頭道:“陳飛宇不是莽撞之人,他既然選擇主動挑戰方鵬清,就一定有他的底氣,決戰尚未結束,還是先安安靜靜的觀戰吧,如果陳飛宇真有生命危險,你我再出手把他保下也不遲。”

趙利鋒微微皺眉,隨即一咬牙,又退回了原地。

柳天鳳看著遠處的陳飛宇,莫名想起自己被陳飛宇奪走初吻的那個晚上,美眸間一陣擔憂。

另一側,方玉達得意而笑,道:“陳飛宇大膽至極又愚蠢至極,竟然敢跟我們方家作對,要不了多久,他就會死在這裡,這就是挑釁我們方家的下場。”

現場除了方玉達外,還有另一方勢力,也十分願意看到陳飛宇喪命此處,“暗夜伯爵”甘東宇鬆了一口氣,笑道:“我先前還真以為陳飛宇能逆天呢,看來是我高估他了。”

裴楓同樣笑起來,道:“雖然陳飛宇表現出異乎尋常的強大實力,但畢竟和傳奇強者有著巨大的差距,此戰,他必輸無疑。”

在眾目或擔憂或嘲諷的目光中,陳飛宇倏然站了起來,隨手擦掉嘴角的鮮血。

說實話,持有“天祭劍”在手的方鵬清,實力已經超過了先前在禹仙山遇到的張清泉,難以相信他幾天前纔剛剛突破到傳奇境界,真不愧是傳承數百年武道世家的家主,其底蘊果然有獨到之處。

“天祭劍法就是你們方家真正的絕學嗎?”陳飛宇擦掉嘴角鮮血後,突然開口問道。

方鵬清額頭汗水更多,呼吸也有些粗重起來,眉宇間有一絲疲乏,不過,絲毫不影響他凜冽的劍意,皺眉道:“不錯,天祭劍法就是我們方家的無上絕學,剛剛一招'刹那',一招'無量',你可還滿意?”

“'刹那'劍招迅捷,'無量'劍芒逼人,果然令人驚豔。”陳飛宇毫不吝嗇自己的讚賞之意,上下打量著方鵬清,隨即笑起來,神色依舊從容,道:“看來,施展過'天祭劍法'後,你的真氣也耗費了不少,想來也快到極限了吧?”

方鵬清眉宇間殺意一閃而過,持劍平舉,傳來“嗡嗡”的劍鳴聲,傲然道:“那又如何,殺你綽綽有餘。”

“我已經見識到了你們方家的絕學,雖然驚豔,卻不足以逆天,而且也通過先前的戰鬥,對自己實力有了一個確切的瞭解,印證了先前不少的理論想法,可以說是收穫頗豐,對我來說,再戰下去也隻是在浪費時間。”陳飛宇搖頭道。

他先前堅持用“斬人劍”來與方鵬清交手,便是在練習“斬人劍”與“收化運發”運勁法門的相互配合,非但奇效顯著,能夠正麵與一位傳奇強者相抗衡,而且也越發的熟練,這讓他內心十分興奮,不過,這也讓他消耗了不少的真氣,如果再戰下去,隻怕就冇機會施展“裂地劍”了。

如果讓彆人知道陳飛宇在險之又險,甚至一不小心就會隕落的決戰中來練習自己的武技,絕對會認為他瘋了!

方鵬清微微皺眉,道:“既然你覺得再戰下去是浪費時間,那這麼說,你是打算直接認輸投降了?不過就算你認輸,我也不會放過你……”

突然,他的話還冇說完,陳飛宇已經打斷了他,道:“錯了,我可冇說過要認輸,最後一招來決你我生死,讓你見識一下,何為真正的逆天之劍!”

此言一出,周圍眾人紛紛驚撥出聲。

現在陳飛宇明明處於下風,竟然還想和方鵬清一招決定生死,難道他認為,真的靠最後一招就能反敗為勝?這怎麼可能?

澹台雨辰想到了某一件事,立即看向了柳清風。

柳清風知道澹台雨辰想說的話,點點頭,道:“你想見識到的'裂地劍',馬上就要出現了。”

澹台雨辰精神一振,莫名的有些緊張起來。

突然,另一側的方玉達哈哈大笑,極儘嘲諷道:“白癡,真是個白癡,我現在真的懷疑陳飛宇是不是傻了,竟然主動求死。”

澹台雨辰微微皺眉,覺得方玉達這番話十分刺耳,不管怎麼說,陳飛宇都是她的畢生大敵,有人侮辱她的對手,就是變相在侮辱她。

柳清風瞥了方玉達一眼,輕蔑地道:“跳梁小醜罷了,再過一會兒,他就笑不出來了,不必在意。”

澹台雨辰點點頭,重新看向了已至決戰最後階段的陳飛宇和方鵬清兩人。

方鵬清上下打量了陳飛宇一眼,嘴角輕蔑而笑,最後一招決出勝負,正和他的心意,便點頭應允道:“既然你一心求死,那我就成全你,為了表示對你能在我手上堅持這麼久的褒獎,我便用天祭劍法第三式—涅槃,來終結你的生命,讓你見證生命最後的絢爛。”

說罷,方鵬清雙手同時握劍,豎於胸前,大喝一聲,一股強大的劍意瀰漫四野,充塞天地!

這一劍,已是方鵬清最強一擊!

陳飛宇手捏劍訣,“裂地劍”頓時上手!

最後一招,生死將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