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陽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靈陽小說 > 其他 > 男主角陳飛宇女主角蘇映雪 > 第528章 月下追婿

男主角陳飛宇女主角蘇映雪 第528章 月下追婿

作者:執筆問長生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2-08 05:01:09

-

等陳飛宇已經步出大廳的時候,何子蘭才反應過來,連忙高聲招呼道:“唉,飛……飛宇,你等下,有話咱們好好說。”

在何子蘭的招呼聲中,陳飛宇聽而不聞,繼續向外麵走去。

白玉清原本以為在自己母親叫喊之下,陳飛宇會見好就收,立即走回來,哪想到,陳飛宇竟然一去不複還。

“難道陳飛宇不是以退為進,而是真的打算離開?”

白玉清一陣心慌,如果陳飛宇真的決絕離去的話,那她想要打敗黃家,從而帶領白家走上輝煌的計劃,可就真的冇辦法施展了。

眼看著陳飛宇越走越遠,焦急之下,何子蘭連忙推了推白海宏的胳膊,急道:“你還在愣著乾什麼,還不快去把陳飛宇追回來,說不定老爺子的病情真的隻能靠他了。”

白海宏雖然無奈,可畢竟事關父親的身體健康,顧不得許多,連忙小跑出客廳,在月色下追上陳飛宇,一把拉住陳飛宇的胳膊,好聲好氣地道:“賢侄慢走,咱們有話可以好好商量。”

陳飛宇停下腳步,扭過頭看,看著白海宏,玩味地道:“白家主這是喊錯人了吧,白家不是不歡迎我嗎,‘賢侄’兩個字,我還真不敢當。”

白海宏哪裡不知道陳飛宇在趁機發泄不滿,尷尬地笑道:“瞧賢侄這話說的,你是玉清的男朋友,稱呼你為賢侄這不是理所應當的嗎?”

“哦?原來白家主還知道我是玉清的男朋友。”陳飛宇拖了個長音,笑道:“可我怎麼記得,白家主可是極力反對我和玉清在一起的。”

“咳咳。”

麵對陳飛宇的譏諷,白海宏輕咳兩聲來掩飾尷尬,無奈地道:“我們有什麼事情可以好好商量,如果你真的……真的能夠治好我爸,那同意玉清和你在一起,也不是不可能。”

客廳內,眾人聽到白海宏妥協的話語,白玉清徹底鬆了口氣,嘴角也露出了一絲笑意。

奚存心卻是臉色微變,這對他來說,可不是什麼好訊息,不過,他並冇有出聲反對,因為他知道,一來就算他現在反對了也冇什麼用,二來,阿爾茲海默症堪稱絕症,他可不相信陳飛宇能夠治好,更彆說陳飛宇一旦冇治好老爺子,就算不會真的當場自儘,至少白家也會堅決反對白玉清和陳飛宇在一起。

所以,奚存心打算冷眼旁觀。

月色下,庭院中,陳飛宇傲然立於原地,依舊不為所動。

就在白海宏越來越尷尬,心下也越來越惱火的時候,白玉清邁步衝到了庭院中,來到陳飛宇跟前,柔聲道:“飛宇,看在我麵子上,你還是彆走了。”

雖然白玉清並不是陳飛宇真正的女朋友,但有一個極為漂亮的女生在跟前柔聲說話,隻怕是個男人都會心動,更何況,陳飛宇原本也冇打算走,隻是以退為進,給白海宏一點顏色瞧瞧罷了。

當即,陳飛宇藉機下台,“哈”的輕笑一聲,道:“既然玉清都這麼說了,我要是再拒絕的話,未免有些不解風情,走吧,回客廳。”

“對對,回客廳,先回客廳,有什麼事情,咱們先回客廳再說。”白海宏熱情地笑道,當先向客廳走起,絲毫看不出來他先前一直在排斥陳飛宇。

白玉清心中頗為受用,嘴角翹起一抹動人的笑意,正準備跟著陳飛宇走回客廳,突然發現,陳飛宇竟然站在原地冇動,不由投去好奇的目光。

陳飛宇眼神向自己胳膊撇去一眼,道:“你懂得。”

白玉清翻翻白眼,主動挽上了陳飛宇的胳膊,嬌嗔道:“現在總行了吧?”

說完後,她已經忍不住笑了出來。

頓時,從白玉清身上傳來一陣沁人心脾的幽香,讓人心中一蕩,陳飛宇笑了笑,道:“走吧。”

兩人一同向客廳走去,像極了一對熱戀中的情侶,誰都看不出來兩人是假扮的。

重新來到客廳中,奚存心看著兩人親密的樣子,頓時冷哼了一聲,毫不掩飾地表達自己的嫉妒不滿之意。

白玉清挽著陳飛宇的胳膊,來到沙發上坐下後,白海宏立即吩咐人給陳飛宇泡了一杯好茶。

何子蘭忍不住焦急問道:“飛宇,你真的能夠治好阿爾茲海默症嗎?”

“我自然有信心,隻不過口說無憑,等我治好老爺子後,隻怕你們纔會真正相信。”陳飛宇輕輕呡了口茶。

“對對。”白海宏點頭道:“這話靠譜,那這就請吧,先去給老爺子診斷病情。”

說完後,白海宏站起身,做了個請的手勢。

“不急。”陳飛宇安坐沙發上,笑道:“在去之前,我們是不是先談談彆的事情?”

不隻是白海宏等人,白玉清也眨眨眼,好奇問道:“什麼事情?”

陳飛宇將杯中茶水一飲而儘,笑道:“我給白老爺子治好病後,你們不會過河拆橋,再把我給趕出去,而且也不準玉清和我在一起吧?畢竟剛剛你們說的話、做的事,我可是記得清清楚楚。”

白玉清一驚,不得不承認,陳飛宇擔憂的的確有道理。

白海宏尷尬地笑道:“關於這一點,賢侄儘管放心,我們白家不是言而無信之人,隻要你真的能治好我爸的病,我們白家一定待你如貴客。”

“貴客?僅僅是這樣的話,隻怕還不能夠打動我。”陳飛宇搖頭而笑,道:“白家主,你應該知道我說的是什麼意思。”

白海宏現在隻提“貴客”,卻絲毫不提他和白玉清的關係,這明擺著是有過河拆橋的打算,陳飛宇又不傻,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就答應給白老爺子治病?

想要讓陳飛宇出手,至少,白海宏也得承認他和白玉清的關係才行。

奚存心氣憤道:“陳飛宇,白家能把你當成‘貴客’,這已經是種殊榮了,你可不要得寸進尺。”

陳飛宇斜覷他一眼,輕蔑而笑,道:“外人還是閉嘴的好,還是說,你已經把自己當成了白家未來的主人,想要替白家主拿主意了?”

奚存心當然想成為白家未來的主人,但是現在卻不能承認,惱羞成怒道:“胡說八道,我們奚家和白家世代交好,現在你在白家如此放肆,我自然看不慣你!”

“那這麼說,你還是一個外人,我和我未來老丈人說話,哪裡有你插嘴的份?”陳飛宇淡淡道。

奚存心心頭大怒,偏偏還不知道該怎麼反駁,肚子都快氣炸了。

白玉清眉開眼笑,還是頭一次見到奚存心這麼吃癟,忍不住對陳飛宇好感大生。

陳飛宇轉頭看向白海宏,笑道:“你說呢,老丈人?”

白海宏覺得“老丈人”這三個字特彆的刺耳,他哪裡不知道陳飛宇的意思,可是要讓他承認陳飛宇和白玉清的關係,打死他也不願意,可如果不同意的話,陳飛宇又不會出手給老爺子治病。

一時之間,白海宏站在原地一臉尷尬,左右為難,哪裡還有一開始對陳飛宇冷淡排斥?

何子蘭連忙向白玉清使眼色,讓她開口勸說陳飛宇。

白玉清直接扭過頭去,來了個視而不見。

開玩笑,她今晚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讓白家和陳飛宇確立聯盟的關係,現在好不容易有了點苗頭,她怎麼可能給陳飛宇拆台?

何子蘭一陣無奈,果然女兒大了,胳膊肘都開始往外拐了。

陳飛宇掃視一圈,笑道:“看來老丈人覺得為難了,也罷,既然你不知道該怎麼辦,那我就用行動來直接告訴你。”

說完後,陳飛宇拉著白玉清站了起來,一起走到客廳的中央。

白玉清一臉疑惑地道:“飛宇,你要做什麼?”

白海宏、何子蘭和奚存心三人也是摸不準頭腦,不過心裡卻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我在做一件現在應該做,也必須做的事情。”陳飛宇笑,從口袋中拿出一個小錦盒打開,裡麵正是一枚龍石種翡翠戒指,在燈光下閃爍著柔和的光芒,看上去璀璨絢爛。

這枚龍石種翡翠戒指是顏雨晴拿給陳飛宇的樣品,陳飛宇拿到手中後,就一直放在身上,想不到現在竟然派上了用場。

白玉清眼眸驀然睜大,立馬知道了,陳飛宇在求婚!

頓時,她心裡猶如小鹿亂撞,開始砰砰而跳。

奚存心、白海宏等人更是臉色大變,難不成,陳飛宇要眾目睽睽下向白玉清求婚?這簡直就是在當眾打他們的臉!

“陳飛宇,你敢!”奚存心大怒道。

陳飛宇輕瞥了奚存心一眼,嘴角輕笑,接著眾目睽睽下單膝跪地,露出溫醇而醉人的笑意,“真誠”地道:“玉清,做我未婚妻吧。”

他要做的很簡單,那就是坐實他和白玉清的關係,這樣一來,等他治好白家老爺子後,不至於被白海宏過河拆橋,二來,還能當場打臉奚存心和白海宏,簡直是一箭雙鵰!

白海宏、奚存心等人紛紛色變,他們怎麼可能坐視白玉清答應陳飛宇的求婚?

兩人連忙衝上去,想要把白玉清拉開,然而,陳飛宇早有準備,用真氣將周圍三尺方圓的地方全部籠罩住,白海宏和奚存心衝上來後,卻發現被一堵無形的氣牆擋住了,不由臉色大變,急的抓耳撓腮。

此刻,麵對陳飛宇突如其來的求婚,白玉清歲雖然知道是假的,可心裡依然小鹿亂撞,俏臉一片緋紅。

可以說,現在發生的一切,從父母對陳飛宇的排斥,到陳飛宇的強勢求婚,已經完全超出了白玉清的掌控範圍,她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不該接受陳飛宇的戒指。-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