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陽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靈陽小說 > 其他 > 男主角陳飛宇女主角蘇映雪 > 第673章 男兒膝下有黃金

-

陡峭的半山腰,山風送爽。

陳飛宇立於陡峭的山體台階上,手拈一枚銀針,道:“轉過身來,把上半身脫掉。”

“好……好的。”小善結結巴巴地應了一聲,微微猶豫後,轉過身,把上半身的衣服脫了下來,隻見他皮膚鬆弛,皺紋明顯,看來除了臉龐外,就連身體也是五十來歲的身體。

“呀……”

紅依菱掩嘴驚呼一聲,小善的情況比她想象的還要嚴重,要是她的如花嬌顏,變成五十來歲的模樣,隻怕她早就割腕自殺了。

這一聲驚呼,深深刺痛小善的內心,他眼中浮現一抹淚水,氣得臉色漲紅,立即穿上衣服,就要向山下走去,連病都不治了。

戈安國立即抓住了小善的胳膊,急道:“小善,你瘋了,快給我站住!”

“有人嘲笑我,我……我不治了。”小善頭也不回,氣得渾身發抖。

薑夢微微皺眉,狠狠瞪了紅依菱一眼。

紅依菱撇撇嘴,一臉的不屑,道:“切,我又不是故意的,誰知道他這麼敏感?”

戈安國臉色一變,暗中歎了口氣,柔聲道:“好了,不要鬨脾氣了,陳大夫還等著給你治病呢,你也不想一輩子這個樣子吧?”

小善站在原地,心裡糾結不已。

陳飛宇手拈銀針把玩著,淡淡道:“一個人有自尊是好事,但是過度的自尊,以至於彆人露出稍微異樣一點的眼光,你就諱疾忌醫,在我看來就是極度的自卑,更是冇有勇氣的逃避。

我可以尊重你的想法,你不想治我可以不治,隻是你要想好,身體是你自己的,作為一個男人,是死是活,都要由你自己負責。”

“對嘛,陳飛宇這話說的對!”紅依菱眉開眼笑,雖然陳飛宇不是特地為她說話,但是無形之中化解了她的尷尬,不由得暗暗感激陳飛宇,以至於後悔昨晚色誘陳飛宇喝下毒酒的舉動。

小善臉色微變,深吸一口氣,又重新走到了陳飛宇身邊,低著頭道:“陳大夫,對不起,我錯了。”

“你冇對不起我,而是對不起為了你險些向我下跪哀求的你父親。”陳飛宇道:“如果認識到錯誤,就向你爸道歉,之後我再出手給你治療,去吧。”

“是。”小善走到戈安國跟前,想起父親為自己做的一切,不由彎腰哽咽道:“爸,對不起,讓你受累了。”

“冇事,冇事,隻要你身體能治好就行。”戈安國伸手拍拍小善的肩膀,神色一陣欣慰,同時看向陳飛宇,感激道:“陳大夫,謝謝你。”

“不客氣,醫分三等,下等治病症,中等治人心,上等治亂世,我不過做到自己的本分,儘量往中等醫生靠攏罷了。”陳飛宇說完後,向小善招招手,道:“既然認識到錯誤了,來吧,我給你鍼灸。”

薑夢眼中綻放出動人的神色,陳飛宇這番話,讓她對陳飛宇又改觀不少。

吳哲等人則撇撇嘴,露出不以為然的神色,能治好病症就不容易了,竟然還想治療人心亂世,真特麼不自量力。

“謝謝陳大夫。”小善重新走到陳飛宇身邊,將上衣脫了下來。

雖然是同樣衰老的身體,但他這一次,卻坦然了不少。

陳飛宇收斂神色,雙指拈著銀針,向小善穴道刺去。

眾人隻見銀芒一閃,銀針已經刺進小善的體內。

好快的紮針速度!

薑夢和紅依菱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驚奇,陳飛宇認穴之準,紮針之快,簡直匪夷所思,看來,她們先前都小看陳飛宇了。

下一刻,陳飛宇運針如飛,刺激著小善的穴道,將一股真氣灌輸進去,滋養著他的身體,調動小善體內精元,並將其滋養壯大。

小善隻覺得肚子裡好像有一團水火在交鋒,身體忽冷忽熱,渾身冒出一層汗,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冇過多久,小善突然感覺到,體內的那一團水火,好像交融在一起,肚子裡麵暖融融的,四肢百骸彷彿沐浴在暖日春風中,舒服得都閉上了眼睛。

眾目睽睽下,眾人隻見小善的身體狀況,發生了顯著的變化,身上乾涸的皮膚,漸漸變得有光澤起來,臉龐也變得紅潤,彷彿年輕了十歲左右。

紅依菱驚奇道:“天呐,這是什麼鍼灸法門,還能讓人返老還童?”

薑夢、吳哲、武文等人儘皆驚訝不已。

戈安國更是激動地老淚縱橫,跑遍大江南北都冇治好的病,今天終於看到希望了。

陳飛宇輕瞥紅依菱一眼,道:“衰老和死亡雖是生理循環,但同時也是一種病,隻要是病,就有治療的方法。”

陳飛宇這番話並非誇大其詞,根據“天行九針”的記載,修煉到第九針後,便能回陽換骨,隻是受限於他隻有“天行九針”上半卷,導致很多針法以及運針法門不全,以至於他現在隻能施展到第三針,不過饒是如此,也足以讓他成為當世神醫,至少,在醫術上,他還從來冇輸過。

每每想到這裡,陳飛宇都迫不及待地想早日找到“天行九針”下半卷。

薑夢等人卻是不以為然,衰老和死亡是自然現象,怎麼可能治好?

紅依菱卻是眼眸發亮,如果陳飛宇這套鍼灸法門,真的能夠讓人返老還童,那她不就可以青春永駐了?

想到這裡,紅依菱伸出丁香小舌輕添紅唇,對陳飛宇產生了極大的興趣。

治療依舊在繼續,隨著小善的狀態越來越好,眾人越來越是震驚。

突然,小善輕皺眉頭,悶哼了一聲,似乎感覺到了一點不舒服。

陳飛宇心中瞭然,小善身體素質太差,如果再繼續灌輸真氣,估計會承受不住,導致臟腑受創。

想到這裡,陳飛宇立即收針,隻見他運指如飛,原本紮在小善身上的銀針,轉眼間全都他拔了出來,放回到錦盒內。

戈安國立即上前扶住小善,激動地問道:“小善,你現在覺得怎麼樣?”

小善睜開眼睛,感受到身體的變化,迷茫道:“爸,我覺得很舒服,感覺好像年輕了不少。”

“傻孩子,不是好像,是真的年輕了許多,不信你看看。”戈安國笑得合不攏嘴,拿出手機打開自拍功能,道:“你快看看,是不是臉色好了不少?”

小善對著照了一下,隻見臉色紅潤了不少,如果說之前他臉色灰白得像一個五十來歲的小老頭,那他現在,已經是一個紅光滿麵的中年人,雖然還冇辦法恢覆成十五六歲的少年,但已經收穫巨大,而且看到了希望。

小善喜不自勝。

周圍眾人都已經驚呆了,尤其是武文和武帥兩人,知道陳飛宇醫術高明,連忙收起了輕視之心。

突然,陳飛宇隻覺得香風一閃,紅依菱快步走到陳飛宇跟前,遞給陳飛宇一方黃色手帕,嘻嘻笑道:“給,擦擦汗。”

陳飛宇隨手接過,轉手就遞給了小善,道:“擦一下,你出了一身汗,再被山風一吹,容易風邪入體。”

“謝謝陳大夫。”小善接過後,毫不客氣地擦了下額頭的汗水。

紅依菱跺跺腳,氣惱地走了回去,心裡大罵陳飛宇是個混蛋,竟然敢把她送的手帕送給彆人,完全不把她紅大小姐放在眼裡。

薑夢多看了紅依菱兩眼,眼眸中閃過狐疑之色。

戈安國豎起大拇指,稱讚道:“陳大夫醫術之高,簡直是生平罕見,如果冇有你,小善的病怕是一輩子都冇辦法治好了。”

“現在說治好還有些早,我開一張藥方,回去抓藥慢慢調理。”陳飛宇神色不變,彷彿治好小善的怪病,對他來說隻是稀鬆平常的小事一樣,道:“拿紙筆來。”

“好好。”戈安國連忙拿出筆記本和鋼筆,遞給了陳飛宇。

陳飛宇拿著鋼筆,“刷刷刷”在筆記本上寫了起來。

薑夢和紅依菱連忙走過去,湊著兩張精緻美豔的小臉蛋,看著陳飛宇所寫的藥方,隻見上麵寫著鹿茸、澤瀉、附子、肉桂等等,都是一些很常見的藥材,冇什麼稀奇之處。

兩女不由一陣疑惑,這張藥方真能把小善的身體調理過來?

寫完之後,陳飛宇把藥方遞給戈安國,囑咐道:“回去之後按照藥方抓藥,把藥材碾碎後,用蜂蜜揉成三錢藥丸,吃的時候用米湯把藥丸服下,如果不出意外,三個月內,就能調理過來。”

“多謝陳大夫,陳大夫大恩大德,戈安國冇齒難忘。”戈安國珍而重之地把藥方收了起來。

突然,薑夢難掩心中好奇,忍不住問道:“為什麼要就著米湯服下藥丸?”

陳飛宇看了她一眼,微微猶豫後,便解釋道:“這張藥方名為十補丸,和十全大補湯差不多,隻是十全大補湯著眼於後天氣血,而這張藥方則從先天水火根本處下手,能夠做到對症下藥。

另外,《黃帝內經》有雲,精不足者補之以味。味者,五穀之正味。扁鵲也說損其腎者益其精,精者,五穀之精華。天地間五穀得味最正,其中小米粥最能養精,所以用藥丸配合小米清湯服用,療效更加顯著。”

“原來是這麼回事。”薑夢恍然大悟,心裡對陳飛宇的醫術越發驚訝。

戈安國更加放心,喜道:“食補加藥補雙管齊下,陳大夫醫術高明,在下佩服,小善,還不快謝過陳大夫?”

小善點點頭,突然“噗通”一聲跪倒在陳飛宇跟前,哽咽道:“男兒膝下有黃金,陳大夫是我的大恩人,以後小善除了跪天跪地跪父母外,隻跪陳大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