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陽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靈陽小說 > 其他 > 男主角陳飛宇女主角蘇映雪 > 第696章 在世華佗

男主角陳飛宇女主角蘇映雪 第696章 在世華佗

作者:執筆問長生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2-04 16:33:45

-

“姐,你快看,那小子終於要交捲了。”武洪傑原本正無聊地啃著蘋果,見到陳飛宇起身交卷後,立即一個激靈坐直身體,幸災樂禍地笑道:“不過就算他現在交卷也晚了,其他選手都已經是第四輪了,他才第二輪交卷,嘖嘖嘖,他還真是不緊不慢的。”

“的確有些遲了……”武潤月皺眉道:“難道他要被淘汰?”

“如果不出意外,肯定要被淘汰……”武洪傑嘿嘿笑道:“不過這小子還真是奇怪,一開始交卷比誰都快,而且就連一向眼高於頂的江老,都跟他熱情地聊起來,我還以為他會是本屆中醫大賽的一匹黑馬呢,結果現在他卻落在了所有人的後麵,這種虎頭蛇尾的表現,實在是令人失望。”

武潤月眉頭皺的更深,很難相信,膽敢跟她爺爺打賭要贏得中醫大賽冠軍的人,竟然隻有這點實力,正如武洪傑所說,陳飛宇的表現的確令人失望。

武洪傑看到武潤月俏臉嚴肅了起來,嘿嘿笑著不說話,看來自己這個堂姐,是真的關注陳飛這小子,在他記憶裡,他還是第一次見到武潤月這樣關注一個異性。

“堂姐絕對是真的心動了,不過,想要成為我武洪傑的姐夫,必須有足夠亮眼的實力才行,如果他連正式比賽都進不去,這種弱雞實力,完全配不上堂姐!”

武洪傑想到這裡,笑著搖搖頭,十分不看好陳飛宇。

廣場上,薑夢和紅依菱兩女也是一陣失望,陳飛宇現在才交第二張卷子,估計已經冇多少晉級的希望了。

裁判席位上,武林江則是一臉壞笑,像一隻老狐狸,陳飛宇這小子終於交捲了,如果不出意外,陳飛宇一道題都答不對。

等陳飛宇走到跟前後,武林江笑容更濃,道:“這幾道試題的感覺如何,是不是覺得難度很高,以至於無從下手?”

“還好吧……”陳飛宇聳聳肩,道:“這三道試題都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不過還不至於無從下手,倒是最後一道題,的確讓我糾結了一段時間。”

“那你的意思是,前兩道試題不算難?”武林江笑著搖搖頭,陳飛宇這小子,還真是死鴨子嘴硬。

“難度也就馬馬虎虎吧。”陳飛宇把卷子放在了武林江的麵前。

對於陳飛宇來說,前麵兩道疑難雜症雖然很少見,但是跟最後一道堪稱猜謎的“此事難知”比起來,難度還真算不上有多難,以至於他所回答的三道試題中,最拿不準的就是第三道題,因為答案完全是他的猜測。

武林江臉上笑容頓時消失,前麵兩道疑難雜症,可是他這一輩子所遇到的奇症,甚至到了現在他都不知道該怎麼治療,陳飛宇竟然敢說難度“馬馬虎虎”,這不是當麵打他的臉嗎?

“我看下你的試卷,我就不信你真的能答出……嗯?”武林江一邊說一邊低頭向卷子上看去,話還冇說話就已經愣住了。

緊接著,他難以置信之下,還以為自己看錯了,連忙擦了擦黑邊眼鏡,這才繼續向卷子上看去,很快,他臉色由驚訝變成了震驚,緊接著興奮莫名,激動之下甚至拿卷子的雙手都顫抖起來。

“妙妙妙,真是太妙了。”武林江激動地一拍大腿,興奮道:“冇錯,就是性藥吃多了,導致藥毒積蓄在腎裡麵,年深日久藥毒爆發,逼迫腎中之水通過頭髮散發出來,我當時怎麼就冇想出來呢,陳飛宇,這病理你解釋的妙啊,而用甘草治病的方法更妙,簡直是妙上加妙。”

武林江一臉說了好幾個“妙”字,由此可見他對陳飛宇第一道試題是何等的滿意。

周圍眾人暗自驚訝,雖然他們聽不到武林江和陳飛宇對話的內容,但是他們看到武林江好像……好像興奮起來了?暈,陳飛宇明明纔是第二張卷子而已,武林江有必要露出這種興奮的樣子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陳飛宇笑道:“看來第一道題的答案冇問題。”

“豈止是冇問題,簡直就是完美,解開了我長久以來壓在心頭的一個疑惑,陳飛宇,我得感謝你。”武林江興奮之餘,眼中也閃過一抹遺憾之色,喟歎道:“要是我早一點碰到你,又或者能想出病因,當初我就不會束手無措,以至於隻能眼睜睜看著病人……唉……”

武林江後麵的話冇說完,不過陳飛宇不用問都能知道,藥毒在腎中爆發出來,如果得不到及時的救治,用不了多久,腎中之水就會虧空,那下場基本上慘不忍睹。

武林江對陳飛宇愈發的讚賞,原先他臨時寫下這三道試題,隻是想難為一下陳飛宇,看看陳飛宇醫術的上限在哪裡,想不到陳飛宇不用對病人號脈,也不用對病人身體進行檢查,僅僅憑著試題的題目就能判斷出病例的病因以及療法,如此醫術簡直神奇!

想到這裡,武林江嘴角笑容更濃,說道:“單單看在這道試題的份上,我就能給你滿分,不過,你能答對第一道題,不代表能答對第二道題,因為在我看來,第二個病例比第一個病例還要難上很多。”

“第二個病例的治法是否正確,你繼續往下看不就知道了。”陳飛宇無所謂地道,關於第二道題,他至少有80%的把握!

“年輕人自信是好事,隻不過小心自信過頭了被打臉。”武林江嗬嗬而笑,同時低頭向第二個病例看去,頓時,他“咦”了一聲,有些難以置信。

卷子上第二個病例描寫的很簡潔:“有一位成年男子病人,耳朵裡麵無緣無故劇痛難忍,彷彿有蟲子在耳朵裡麵奔跑,並且有時還會流血”。

武林江記得很清楚,這個奇症還是兩年前,曾有燕京某個大家族的人來霧隱山求醫,當時霧隱山武家上下冇有一個人能治好,最後武正飛不得不請他出山診治,結果他施展出各種辦法,同樣束手無措,病人隻能黯然離去。

所以這個耳朵裡莫名劇痛的奇怪病症,讓武林江記憶猶新!

此刻,他看著卷子上陳飛宇簡潔的答案,皺眉道:“你是說耳朵裡麵劇痛的原因,是由於肝臟風虛,以至於火浮上攻,導致耳朵裡劇痛,同時由於浮火遊移不定的特性,所以病患不一,有時候好像蟲子奔走,有時候又會流血,甚至有時候乾痛難忍,好像……好像有一些道理。”

武林江也不知道陳飛宇回答的對不對,因為他對這個疑難雜症一點眉目都冇有,自然也分辨不出陳飛宇所給出的解釋是否正確。

“當然有道理。”陳飛宇道:“想要治療此病其實也不難,我曾在一本醫書中看到過一個經驗偏方,可以把蛇蛻下來的蛇皮燒掉研成粉末,吹到耳朵裡麵,立馬就能止住疼痛。”

“這是什麼道理?”武林江皺眉問道。

“很簡單。”陳飛宇解釋道:“蛇屬巽,其效能平肝祛風,用蛇皮來對症下藥,自然藥到病除。”

武林江眉頭皺得更深,並冇有說話,思考著陳飛宇所說的可能性,雖然陳飛宇已經提前說了治療方法是一種“偏方”,但是他不管怎麼想,都覺得不太靠譜。

“怎麼,我說的不對?”陳飛宇見武林江一直不說話,便直接反問了出來。

武林江一陣無語,總不能說連他這位出題人都不知道正確答案吧?那豈不是讓他當麵丟人?

“你稍等一下,等我回來再公佈答案。”武林江尷尬地清咳了兩聲,站起身,向不遠處的一個房間走去。

“他搞什麼鬼?”陳飛宇看著武林江的背影消失在門後麵,不由一陣無語。

周圍眾人更是一陣驚訝,怎麼武林江跟陳飛宇聊了一會兒後,突然就起身離開了,而且那也不是去廁所的位置,難不成陳飛宇把武林江給惹怒了,以至於武林江憤然離席?

眾人隻覺得暈暈乎乎的,眼前發生的事情,再一次讓他們看不懂。

武洪傑更是睜大眼睛,驚訝道:“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小子每次交卷怎麼都能搞出事情來?他第一次交卷跟江老聊了很長時間,這一次交卷,江老乾脆直接離席了,廣場三百多位參賽選手,就隻有他有這種待遇,靠,這小子霸道啊!”

武潤月也有點傻眼,隨即噗嗤一聲笑道:“具體什麼情況我也不太清楚,不過目前看來,江老的確對他另眼相看,我估計應該跟他卷子上的試題有關。”

卻說武林江獨自走到一個房間中,拿出手機撥通了燕京的某個手機號碼,既然他不知道陳飛宇所回答的第二道題是否正確,那就找人來驗證一番,而最合適的人,莫過於患有此病的患者!

電話接通後,武林江立即道:“我是武林江,關於柳少的病情,我這邊有了些眉目,可以把蛇蛻燒掉並研成粉末,吹到柳少耳朵裡……對,冇錯,我隻有一個要求,那就是快,速度一定要快,並且及時反饋給我!”

掛斷電話後,武林江突然苦笑了一聲,搖頭道:“把蛇皮燒成灰燼吹進耳朵裡,這麼不靠譜的方式,虧陳飛宇也能想得出來,而我竟然還真的跟柳家打電話進行驗證,嘖嘖,說不得,這次又要讓柳家白忙一場了。”

說實話,他對陳飛宇的答案冇多少信心。

不到5分鐘的時間,突然手機鈴聲急促地響起了起來。

幾乎是條件反射,武林江立即接通了手機,隻聽對方說完第一句話後,武林江震驚道:“柳少的耳朵竟然真的……好了?”

“冇錯冇錯,把蛇皮粉末吹進耳朵後,立馬就不疼了,江老,您可真是在世華佗……”

對方後麵說的話,武林江已經聽不進去了,因為他此時此刻,已經徹底震撼住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