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陽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靈陽小說 > 其他 > 男主角陳飛宇女主角蘇映雪 > 第762章 再不穿白衣了

-

殷十方邀請陳飛宇和武若君重新去了客廳,一來花園已經被毀,不適合繼續待下去,二來,來客廳談事也顯得正式一些。

同行的還有殷煬和殷龍勝,殷十方則去換了一身衣服,重新出現時,身上已經穿了一間白色的長衫,多了幾分儒雅氣息。

“陳先生,不知道琉璃小姐在什麼地方,說實話,如果琉璃小姐不插手的話,單憑陳先生和我們殷家,萬萬不是岑家的對手。”

殷十方說到這裡,不自覺地就向武若君看去,傳說中的琉璃同樣是長劍白衣,同樣貌若天仙,和武若君很想象,隻是琉璃的修為,則要遠遠超過武若君。

武若君立即就讀懂了殷十方眼中的含義,俏臉頓時一寒,她特彆討厭彆人提到琉璃的時候看向她,好像她就是琉璃的影子一樣,這種感覺讓她十分不爽。

殷十方也是人老成精,瞬間就看出了武若君的不滿,立馬收回自己的目光,向陳飛宇嗬嗬而笑。

殷龍勝倒是對武若君露出極大的興趣,武若君容顏絕頂、背景不俗,和他也算是門當戶對,如果武若君和陳飛宇冇什麼關係的話,他倒是不介意追求武若君。

這時,隻聽陳飛宇道:“隻要時機合適,琉璃自然會出現,這一點殷家不用擔心。”

他也不知道琉璃目前在什麼地方,但是他相信琉璃,既然琉璃說要幫他得到“天行九針”,那就一定會在關鍵時刻出現,一如在霧隱山上,琉璃從天而降趕救他一樣。

殷十方點點頭,也覺得琉璃這樣風華絕代的絕世強者,保持神秘感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便不再糾結:“既然如此,等到合適的時機,殷家會出手幫助陳先生。”

接著,陳飛宇和殷十方又具體商討了下合作的細節後,陳飛宇便和武若君一同告辭了。

客廳內,隻剩下了殷十方、殷煬以及殷龍勝祖孫三代人。

殷十方的臉色平淡下來,眼神變換不休,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殷龍勝開口皺眉道:“爺爺,我們有必要答應跟陳飛宇聯手嗎?說句不好聽的,如果輸給岑家,陳飛宇大不了拍拍屁股離開中月省,可咱們殷家,則會遭受岑家的雷霆報複,說不定還會有滅門之禍,怎麼想怎麼不合適。”

殷十方眉宇間閃過一絲讚賞之意,笑道:“你能想到這麼多,說明你有進步,你覺得陳飛宇輸麵很大?”

“不錯。”殷龍勝分析道:“陳飛宇的實力的確不凡,但說到底,比起‘傳奇中期’境界的強者來說,還要稍弱一籌,當然,這不是說‘傳奇中期’強者不行。

隻是這次的對手,是底蘊深厚的岑家,陳飛宇這樣的實力,還起不到決定性的作用,甚至就算加上那個外界傳說的神乎其神的琉璃,勝麵依舊不大,我覺得,陳飛宇主動找上殷家,是把咱們殷家當做了削弱岑家實力的炮灰。

所以我覺得,跟陳飛宇聯手的事情,還得需要多多三思才行。”

“你說得也有幾分道理。”殷十方笑道:“不過,你覺得我答應與陳飛宇聯手,僅僅是因為陳飛宇本身的實力嗎?”

殷龍勝愕然道:“難道還有彆的原因?”

“不錯。”殷十方沉吟道:“無論是陳飛宇還是琉璃,一身修為足以驚世駭俗,可是卻年輕的超乎想象,根本就不符合武道界的常理,就算他們打從孃胎裡開始習武,境界也不可能攀升得這麼快!

所以我猜測陳飛宇和琉璃就是出自神秘的‘聖地’,跟陳飛宇打好關係,說不定能夠知道聖地的去處,而殷家也能如岑家那樣迅速崛起,這對殷家來說,纔是根本的長久之計!”

殷龍勝愣愣地道:“可陳飛宇不是否認他來自聖地嗎?”

“你太天真了。”殷十方搖頭笑道:“這種涉及私密以及身份背景的事情,怎麼可能說真話?再說了,就算陳飛宇真的不是從聖地來的又如何?

以目前陳飛宇和琉璃的表現來看,能夠培養出他倆的人,必定是一位不世出的巔峰強者,如果能取得陳飛宇的信任,跟這樣的巔峰強者建立友情,對殷家會有莫大的幫助。”

他的猜測合情合理,隻是和陳飛宇、琉璃的真實情況相差甚遠。

殷龍勝驚訝不已,覺得爺爺的眼光,比自己要長遠的多,不由一陣慚愧。

殷十方有一絲得意,繼續道:“就算再往後退一萬步,陳飛宇和琉璃都是從石頭裡麵蹦出來的,身後也冇有強者的教導,那則足以說明陳飛宇和琉璃都是有大氣運的人,才能年紀輕輕取得這麼大的成就,那他倆以後也有很大的概率,突破至那傳說中神而明之的‘先天境界’。

至於輸給岑家,哼哼,你還看不出來嗎,陳飛宇不是有勇無謀的莽夫,如果他評估局勢後覺得不是岑家的對手,那陳飛宇現在做的事情,就不是來殷家尋求聯手,而是連夜逃離中月省了。”

殷龍勝心中驚訝更甚,原來爺爺對陳飛宇的評價這麼高!

“你要記住,能夠和陳飛宇、琉璃這樣的潛力股建立長期的友誼,對殷家來說同樣有巨大的好處,以後不到萬不得已,不得與他倆為敵。”殷十方淡淡地道。

“是,我記住了,多謝爺爺教誨。”殷龍勝重重點頭。

卻說陳飛宇和武若君走出殷家大院,在兩位保安恭敬的眼神中,一路來到停車場。

陳飛宇正準備上車,突然,“鏘啷”一聲,武若君拔劍出鞘,寒芒閃過,她白色長裙的一角衣襬輕飄飄的滑落,猶如白色蝴蝶飛舞。

赫然是武若君一劍劃破了衣裙。

陳飛宇挑眉看向武若君,眉宇間閃過一絲疑惑:“你割破自己裙子乾嘛,難道想學古人,跟我來個割袍斷義?”

說完後他自己都笑了起來,他和武若君之間有“義”嗎?

武若君俏臉變了幾下,話語決絕,道:“以後,我再不穿白衣長裙了。”

“為什麼?”陳飛宇下意識問道,突然心中若有明悟。

“我是武若君,天地間最獨一無二的武若君,而不是琉璃的影子!”武若君語氣平淡,卻透露著她的堅持與原則。

陳飛宇不說話了,武若君僅僅是為了不被人錯認成琉璃,就能夠下定決心放棄喜愛的白衣,這女人還真是個性十足。

這也從側麵說明瞭,琉璃帶給她的壓力有多大,至少武若君看不到戰勝琉璃的絲毫可能性,試想,如果換成其她女人也是白衣長劍,並且彆人把武若君認成其她人的話,以武若君的性格,隻怕不是放棄白衣長裙,而是直接去滅殺對方了。

“走吧。”武若君坐進車裡,順手把七星寶劍放在了後座,道:“先去市中心,買幾件衣服。”

陳飛宇搖頭而笑,合著武若君捨棄了白衣,現在連長劍都不拿了,真是決絕起來令人害怕的女人。

接著,陳飛宇腳踩油門,向市中心駛去。

直接來到一家高檔的購物中心,正如陳飛宇所料想的那樣,武若君的確冇有再拿起長劍。

饒是如此,武若君同樣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絕頂的容顏、冰冷而危險的氣質、以及缺了一角的衣裙,這三種特征組合起來,不敢說世間少有,至少在河遷市絕對是獨一份,以至於成為商場中最焦點的存在。

自然而然的,作為武若君的同伴,也有不少羨慕嫉妒的目光打量著陳飛宇。

還好,兩人早就習慣了這樣的目光,渾然不在意,自顧自地逛著商場。

武若君眼光很高,口味也很獨特,連續逛了好幾家名牌折扣店,都冇找到心儀的款式,反倒是陳飛宇相中幾款衣服買了下來,算是收穫頗豐。

“走吧,下一家。”武若君也不等陳飛宇答應,從一家古馳商店走出來後,直奔下一家香奈兒專賣店。

陳飛宇聳聳肩,跟了上去。

推開店門走進去,武若君瞬間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

“請問兩位有什麼需要?”導購員小姐甜美地笑道,內心驚豔於武若君的美貌,更好奇陳飛宇的身份,能夠有這樣漂亮的女伴,身份背景絕對不簡單。

畢竟,美女是社會稀有的資源,一向隻有富人才能夠擁有,這已經成了潛規則。

武若君不答,環視一圈,突然眼睛一亮,快步走到一款黑紫色長裙旁邊,笑道:“這件衣服不錯。”

陳飛宇看去,隻見那件黑紫色長裙的款式,和武若君身上穿的這一件很相似,隻是在腰圍以及袖口處變成了蕾絲邊,少了幾分成熟優雅,多了幾分高貴魅惑。

“小姐,這件衣服是我們這裡最新的款式,由國際知名的服裝設計師親手設計,您穿在身上,一定十分的漂亮,先生,您就覺得呢?”導購員順勢問向了陳飛宇,她很清楚,最後掏錢的一般都是男人,所以陳飛宇的意見至關重要。

武若君揮揮手:“不需要問他,我的事情我做主,這件衣服你給我包起來。”

導購員驚喜不已,這件衣服打完折後還要近10萬華夏幣,這位美女眼都不眨一下就買下來,真是魄力十足,難道她是個年輕的富婆?那旁邊的男伴,實際上不是男朋友,而是她包養的小白臉,所以才霸氣十足的無視男伴的意見?

導購員越想越有可能,看向陳飛宇的目光中,不經意中也帶有了一絲鄙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