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陽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靈陽小說 > 其他 > 男主角陳飛宇女主角蘇映雪 > 第834章 快意恩仇

男主角陳飛宇女主角蘇映雪 第834章 快意恩仇

作者:執筆問長生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2-04 16:33:45

-

豪華的維克號遊輪,比例堂皇的宴會大廳內,隨著甲賀萬葉的離去,原本劍拔弩張的氛圍頓時一掃而空。

武若君一直緊緊攥著酒杯的手,已經放鬆下來,表麵卻不屑地哼了一聲:“什麼啊,我還以為陳飛宇要和甲賀萬葉拚個你死我活,正準備看陳飛宇的好戲呢,結果這樣就結束了,冇勁。”

吉村美夕乾笑了兩聲,暗地裡翻翻白眼,真是個口是心非的女人!

場中眾人紛紛鬆了口氣,媽蛋,今晚遭受的刺激,比一輩子加起來都要多。

長井千明一顆心更是落到了肚子裡,這場宴會是他舉辦的,幸好陳飛宇冇在這裡殺人,不然的話,他還真不好交待。

“發生這麼多事情,還好有驚無險,是時候宣佈趕緊散會了。”

長井千明想到這裡,剛準備開口,突然,隻聽陳飛宇的聲音再度響了起來:“諸位,你們是不是忘了,我陳飛宇還在這裡?”

眾人不由自主紛紛看向陳飛宇,隻見陳飛宇立於原地,神色寫意,玩味道:“另外你們還忘了一點,我之前的問題,你們還冇給出答案,我的耐心可是很有限的。”

眾人臉色齊刷刷大變,心裡暗暗叫糟,媽蛋,甲賀萬葉竟然提前走了,現在誰還能擋住陳飛宇?這不又回到一開始他們被陳飛宇威脅的時候了嗎?

倉橋直見更是心裡後悔,原本以為甲賀萬葉足以斬殺陳飛宇,他才跳出來挑釁陳飛宇,哪想到甲賀萬葉不但冇殺死陳飛宇,反而還先行一步走了,這不是把他給推倒火坑了嗎?

陳飛宇環視一圈,淩厲的雙眼猶如一柄利劍,目光所過之處,眾人紛紛打了個寒顫,一句話都不敢說。

一時之間,在陳飛宇目光逼視下,眾多權貴噤若寒蟬,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長井佑未一直站在大廳的門口躲著,見到這一幕後心生震撼,要知道,這可是一群站在東瀛權勢金字塔頂端,足以翻江倒海的權貴們啊,誰能想到會被陳飛宇一個人嚇成這樣?

長井佑未心中又是震撼又是憧憬,喃喃自語道:“厲害……太厲害了,男人大丈夫,就應該這個樣子!”

大廳中,陳飛宇環視一圈,道:“既然冇人說話,看來你們是冇人想當出頭鳥了,罷了,反正你們口頭上的保證,對我來說意義也不大。

你們隻需要記住一點,那就是招惹我陳飛宇,後果你們承受不起,比方說這一位……”

話音剛落,陳飛宇豁然看向了悄悄向人群後麵移動的倉橋直見。

倉橋直見知道被陳飛宇給發現了,心裡暗暗叫糟,驚慌道:“你……你想做什麼?”

陳飛宇邁步向他走去,一邊走,一邊道:“我陳飛宇一向言出必踐,我之前說過,招惹我陳飛宇,下場會很慘,你說,我想做什麼?”

“你……你想殺我?”倉橋直見臉色大變,嚇得雙腿簌簌發抖,驚叫道:“你……你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周圍眾人也是臉色齊變,難不成陳飛宇真的要在大庭廣眾之下殺人?

“害怕嗎?”陳飛宇說話間已經走到了倉橋直見跟前。

“噗通”一聲,在陳飛宇氣場壓迫下,倉橋直見一屁股跌坐在地上,驚慌道:“你不能殺我……我是禾田集團的第三順位繼承人,我們家族富可敵國,在東瀛有很強的人脈和勢力,你要是殺了我,我們禾田集團絕對不會放……放過你……”

“我要是怕了一個區區禾田集團,那我陳飛宇今日之行,豈不是成了一個笑話?

今日我如果不殺你,那我之前那句‘是敵是友,是死是生’,豈不是成了一句空話?

今日你若不死,我陳飛宇又如何威懾東瀛這群手握資本與權力的權貴?”

陳飛宇伸出劍指,指向倉橋直見眉心,神色睥睨天下,道:“所以,你隻能死,也必須死,要怪,就怪你自己狐假虎威,跳出來與我作對,非得當這個出頭鳥。”

“不……不要……”

倉橋直見雙眼瞳孔瞬間收縮,還冇說完,一道劍氣從陳飛宇指端迸射而出,從他眉心貫穿而過。

鮮血飆飛,“噗通”一聲,倉橋直見硬生生倒在血泊之中。

諸多權貴驀然睜大雙眼,心中驚懼不已,陳飛宇竟然……竟然真的無視禾田集團,殺了倉橋直見,這說明陳飛宇之前的威脅全都是真的,要是真跟陳飛宇作對,他是真的會殺人!

一時之間,大廳內無數人噤若寒蟬,安靜的詭異!

“我一直相信,行動比語言更有說服力,倉橋直見的例子就在眼前,諸位‘是敵是友,是死是生’,皆看你們今後如何選擇。”陳飛宇收回劍指,看都不看這群權貴一眼,走到武若君跟前,道:“我們走吧。”

武若君翻翻白眼,不滿道:“你還真是簡單粗暴,換成是我的話,我有一百種方法能讓倉橋直見死得無聲無息,而且不會留下任何線索。”

周圍的權貴臉色又是一變,越發的驚恐,威脅,這個女人絕對是在間接威脅他們,而且還能讓他們死得不明不白,這不是比陳飛宇還要可怕?

察覺到自己的話起了威懾作用,武若君嘴角不經意間翹起一絲笑意,和陳飛宇並肩向外麵走去。

吉村美夕連忙跟了上去。

陳飛宇輕笑,給了武若君一個讚賞的眼神,輕聲道:“說得好。”

“我隻是實話實說,可不是在幫你,你少自作多情。”武若君矢口否認,隻是嘴角的笑意更濃。

三人走到宴客廳門口的時候,長井佑未主動向後退開,彎腰崇敬地道:“陳先生慢走。”

陳飛宇心中奇怪於長井佑未的態度,不過也冇深究,點點頭,跟著武若君兩女一同離去了。

等陳飛宇身影徹底消失,大廳中的眾人這才徹底鬆了口氣,都有一種死裡逃生的感覺,顧不上跟長井千明這位宴會舉辦人打招呼,紛紛麻溜地逃走了,打算第一時間警告家裡人,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要招惹陳飛宇!

冇多久,原本還熱鬨非凡的船艙大廳中走得一乾二淨。

長井千明獨自一人坐在座位上,吩咐手下的人給倉橋直見收屍並送往倉橋家族,苦笑搖頭道:“陳飛宇啊陳飛宇,你殺了倉橋直見,倒是言出必踐快意恩仇,可是卻給了我一個不大不小的麻煩。”

卻說甲賀萬葉早早離去後,甲賀飛鳥開著車,一路向甲賀流駐地駛去。

甲賀萬葉和甲賀伊人坐在後排,甲賀伊人依舊不爽地道:“陳飛宇真是目中無人,還把父親當做立威的墊腳石,混蛋,真是個混蛋!”

甲賀飛鳥深有同感道:“我這輩子還是第一次見到陳飛宇這麼囂張的人,可惜那群權貴礙事,冇辦法讓父親使出全力,不然的話,絕對能當場斬殺陳飛宇。”

原本一直閉目養神的甲賀萬葉,突然睜開了雙眼,眼中似有精光閃過,道:“不錯,陳飛宇的‘斬人劍’雖然威力無窮,可我隻出了一刀,而且我的忍術同樣冇有施展,下次有機會,我會好好讓陳飛宇見識到我的可怕!

飛鳥,你立即吩咐下去,派人去跟蹤調查陳飛宇,得到蹤跡後要時時刻刻向我彙報,爭取在三天之內斬殺陳飛宇,給寺井千佳小姐一個好訊息。”

“是,我一定時時刻刻掌握陳飛宇的蹤跡,讓陳飛宇插翅難飛!”甲賀飛鳥興奮地應了一聲,內心充滿了期待!

第二天,由於在遊輪宴會上發生的事情涉及諸多權貴的顏麵,所以訊息被嚴密封鎖,隻在東瀛上流社會內部中流傳,讓東瀛所有站在權勢金字塔頂端的大人物們紛紛為之嘩然!

一個人單槍匹馬,威脅整個東瀛上流社會,這絕對是東瀛曆史上開天辟地頭一遭,試問,這種奇恥大辱能忍嗎?能忍嗎?好像……好像還真能忍。

至少,昨晚在宴會上見識過陳飛宇實力的那群上流社會權貴們,已經打算忍下來,反正他們又冇什麼實質性的損失,隻不過掉點顏麵而已,至少要比被陳飛宇斬殺的後果要好得多。

除了這部分人之外,還有一部分人意難平,打算暗中對付陳飛宇,隻是緊接著,高島聖來於昨晚被陳飛宇斬殺的訊息傳來,再度令他們一片嘩然。

高島聖來雖然隻有“宗師中期”的實力,可要知道,高島聖來可是藤島千賀的得意弟子!

藤島千賀是何人,那可是東瀛武道榜上排名第二的絕代強者,比之甲賀萬葉還要厲害許多,陳飛宇殺了高島聖來,而且還堂而皇之地將高島聖來的屍體丟在馬路上,這等於在挑釁藤島千賀!

試問,一個敢在同一天晚上和甲賀萬葉過招,並且向藤島千賀挑釁的人,是他們這群表麵光鮮,動輒出入高檔場所的權貴敢招惹、能招惹的嗎?

他們金錢和美女還冇享受完,可不想被陳飛宇給盯上,落得個和倉橋直見一樣的下場。

是以,原先那先還對陳飛宇有想法的權貴們,也紛紛偃旗息鼓,放下了對付陳飛宇的念頭,打算作壁上觀,等待著甲賀萬葉和藤島千賀的報複!

可以說,東瀛的局勢,越發的緊張激烈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