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陽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靈陽小說 > 其他 > 男主角陳飛宇女主角蘇映雪 > 第938章 柳瀟月的賭注

-

他連五百萬華夏幣都不要,那什麼條件才能讓他滿意?

柳瀟月考慮了片刻,道:“如果我輸了,我陪你……吃頓飯怎麼樣?”

她是京圈中高高在上的柳家千金大小姐,有很多豪門大少想要跟她吃一頓飯都做不到,所以她才提出陪陳飛宇吃一頓飯,這也是她能想到的最合適的條件。

段敬源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他追求了柳瀟月這麼長時間,都冇跟柳瀟月吃過飯,真是便宜這小子了。

周圍眾人也是一臉的羨慕,他們來參加圍棋社,絕大部分人都是想趁機接近柳瀟月,雖然知道不可能追求到手,但是每天能看著這麼漂亮的極品美女,也是一件賞心悅目的事情,要是這小子真的贏了柳瀟月,進而和柳瀟月一起去吃飯,那絕對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

原本在他們的預想中,這麼好的美事,陳飛宇肯定會忙不迭的點頭答應下來,誰料,陳飛宇卻是忍不住嗤笑了一聲,反問道:“陪我吃頓飯?你是不是覺得,你陪我吃飯是做出了很大的犧牲,甚至是對我的恩賜?”

柳瀟月聽出了陳飛宇口中的嘲諷之意,皺眉道:“我冇這個意思。”

“既然冇這個意思……”陳飛宇的笑意中有掩蓋不住的嘲諷:“那為什麼你陪我吃頓飯會成為你的賭注,成為你所付出的代價?

在彆人眼中,你或許是高高在上的女神,可我卻不是某些舔狗,你就算再漂亮,家世背景再好,在我麵前也得收起你那無聊的優越感,站在平等的角度來跟我商量賭注。”

這番話擲地有聲,周圍眾人都驚呆了,一片鴉雀無聲。

秦家姐妹露出驚愕的神色,就算是她們也覺得陳飛宇的話有些過分,這簡直是在打擊柳瀟月的自尊心。

她們哪裡知道,陳飛宇的確想通過接觸柳瀟月來調查柳家,可是柳瀟月作為柳家的千金小姐,而且還才貌無雙,絕對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追求她的舔狗一定很多,她肯定早已習慣了彆人的阿諛奉承。

如果陳飛宇也恭維討好柳瀟月,那他跟其他的舔狗還有什麼區彆?又如何給柳瀟月留下深刻的印象?

所以陳飛宇從一開始,就反其道而行之,裝作對柳瀟月不屑一顧的模樣,如此才能讓柳瀟月在最短的時間內記住自己。

此刻,柳瀟月俏臉一變,她好不容易纔想出的賭注,卻被對方毫不留情麵的懟了,甚至還說她是“無聊的優越感”,這個人怎麼這麼討厭?

段敬源抬手指向陳飛宇,怒聲道:“好大的膽子,有種留下你的姓名,我會讓你知道得罪瀟月的後果!”

“敗軍之將,冇資格知道我的名字。”陳飛宇輕瞥一眼,輕抬棋子,輕蔑而笑,儘顯傲然氣度。

“你……”段敬源勃然大怒,握緊雙拳就要上去向陳飛宇動手。

陳飛宇神色越發輕蔑。

“等等。”柳瀟月及時阻止了段敬源,輕蹙秀眉道:“這件事情我來處理。”

“算你小子走運。”段敬源這才恨恨作罷。

陳飛宇輕笑一聲,要不是柳瀟月及時阻止的話,隻要段敬源向他動手,隻怕現在已經飛出圍棋社了。

柳瀟月深吸一口氣,強行壓下內心的委屈和怒火,對陳飛宇道:“那你想怎麼樣?”

“我說了,是你想付出什麼代價,而不是我想怎麼樣,主動權在你手裡,不過我看你暫時也想不出來,那先下棋吧,這段時間足夠你慢慢想了。”陳飛宇很清楚,不能一次性把柳瀟月逼得太緊,不然的話,可能會得不償失。

果然,柳瀟月神色稍緩,瞪了陳飛宇一眼後,再度深呼吸一下,想要調解好自己的心情,隻是一看到對麵陳飛宇令人生厭的臉,心裡就煩躁不已。

“開始吧。”陳飛宇和柳瀟月猜先之後,再度是陳飛宇執黑先行。

所謂一步先,步步先,執黑棋先走,多多少少都會占一些便宜,段敬源冷哼一聲,嘲諷:“竟然又是你先走,真是踩了狗屎運,不過瀟月的棋力足夠強大,絕對會輕而易舉戰勝你。”

陳飛宇笑而不語,“啪”的一聲,手拈黑棋落在棋盤上。

柳瀟月不甘落後,白棋緊隨而上。

周圍眾人全都閉上嘴,不敢發出一點的聲響,生怕打擾了柳瀟月的思路。

尤其是段敬源更是神色緊張,也顧不上諷刺陳飛宇了,如果柳瀟月輸了,那他就要去雁鳴湖裸奔,這個結果他萬萬不能接受,暗暗祈禱柳瀟月能夠戰勝這個小子。

秦家姐妹倒是神色輕鬆,她倆完全相信陳飛宇能夠輕鬆取勝,很想看看待會兒陳飛宇會向柳瀟月提出什麼條件。

一時之間,偌大的圍棋社內,隻剩下“啪啪”的清脆落子聲音。

隨著棋局的不斷進行,黑棋與白棋在棋盤上展開了激烈的廝殺,雙方互不相讓,殺氣騰騰,金戈鐵馬,戰況激烈非常,難分上下。

周圍眾人被棋盤上的殺氣所影響,緊張的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段敬源更是睜大雙眼緊緊地盯著棋盤,如此激烈的廝殺,不管最後誰勝誰負都有可能,由不得他不緊張。

秦家姐妹互相看了一眼,都有些奇怪,根據她們的瞭解,陳飛宇的圍棋水平放眼整個華夏,都是最頂尖的,為什麼現在會和柳瀟月殺的難分難解?難道柳瀟月也到了圍棋最頂尖的水平?

柳瀟月一邊下棋,一邊計算著陳飛宇的下一步棋路,她發現陳飛宇的棋力雖高,但是也高的有限,和自己的水平相差不多,根本不是八段、九段那種巔峰棋手的對手。

“哼,這樣水平就敢自稱‘天下第一’,他真能吹牛,看我怎麼贏下他,使勁地打他的臉!”

柳瀟月信心大增,白棋攻勢陡然淩厲。

陳飛宇似乎應對不利,被吃掉了好幾個黑棋,導致白棋占據了邊角一塊不小的區域,原本難分難解的局勢頓時瓦解,陳飛宇的黑棋落入了下風。

段敬源等人精神大振,不愧是柳瀟月,棋力真是太厲害,按照這樣的趨勢,柳瀟月絕對能夠取得勝利,讓那小子吃不了兜著走!

秦家姐妹有些驚訝,飛宇到底在想什麼,難道他境界跌落後,連同棋力水平也跌落了?

實際上,陳飛宇的棋力絕對遠遠勝過柳瀟月,之所以跟柳瀟月殺的難分難解,甚至柳瀟月還占據了一點上風,不過是欲擒故縱的把戲而已,先讓柳瀟月認為棋力跟他差不多,甚至是稍勝他一籌,從而麻痹柳瀟月,取得更大的利益。

而且說實話,能夠讓包括柳瀟月在內的所有人,都看不出來陳飛宇在故意相讓,這本身也是棋力遠勝他們的證明。

此刻,陳飛宇落下一枚黑棋,抵擋住白棋的進攻,突然開口道:“你想好要拿什麼當賭注了冇?”

柳瀟月抬起頭,雖然陳飛宇在笑,但是她怎麼看怎麼覺得陳飛宇的臉令人生厭,哼了一聲,自信地道:“這一局我贏定你了,哪裡還用說什麼賭注?”

“此言差矣。”陳飛宇再度落下一子黑棋,搖頭笑道:“棋局冇結束之前,一切變數都有可能發生,該立下的賭注,得提前說出來才行,而且到現在才讓你說賭注,已經是讓你占便宜了。”

“誰願意占你的便宜?”柳瀟月不屑地哼了一聲,重新低頭看了眼棋盤上的局勢,確定自己有七成左右勝算後,昂首道:“如果我輸了,我可以答應你任意一個不過分的要求,這個條件你總該滿意了吧?”

周圍眾人齊齊驚呼,柳瀟月不僅才貌無雙,令無數人覬覦,而且她後麵的柳家還是燕京最強大的家族之一,如果這小子真的贏了柳瀟月,藉此機會跟柳家攀上關係,那基本上可以在燕京……不,準確來說,可以在整個華夏橫著走。

包括段敬源子在內,都是一陣羨慕。

秦家姐妹強忍著笑意,這才知道陳飛宇為什麼會處於下風,原來是在給柳瀟月下套,飛宇真是太壞了。

此刻,陳飛宇搖搖頭,一邊下棋,一邊道:“說實話,我不滿意,而且很不滿意。”

段敬源等人差點驚撥出聲,這麼優厚的條件還不滿意,這小子太過分了!

柳瀟月同樣吃了一驚,陳飛宇的拒絕出乎她的意料,她下意識放下棋子,不滿地道:“為什麼?”

“因為我冇看出你的誠意。”陳飛宇淡淡地道:“過分還是不過分,還不是你一張嘴的事情,到時候我隨便提出一個條件,你都說太過分,那吃虧的不還是我?”

“我柳瀟月不是那種睜眼耍無賴的人!”柳瀟月柳眉倒豎,難掩怒意。

“你是什麼樣的人跟我沒關係,我隻知道,你的賭注有太多的操控空間,對我冇什麼好處,所以我拒絕。”陳飛宇淡淡地道,似乎完全無視了柳瀟月的怒意。

“那你說怎麼辦?”柳瀟月氣憤之下,忍不住脫口而出,道:“總不能也讓我去裸奔吧?”

陳飛宇摸著下巴想了想,道:“這個主意不錯,就這麼辦。”

此言一出,包括秦家姐妹在內,眾人全都傻眼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