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陽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靈陽小說 > 其他 > 男主角陳飛宇女主角蘇映雪 > 第974章 異變

男主角陳飛宇女主角蘇映雪 第974章 異變

作者:執筆問長生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2-04 16:33:45

-

就在柳瀟月等人也紛紛離開後,一名身材魁梧威猛的老者站在蘇景樓三樓的落地窗前,遙遙看著陳飛宇駕車不斷離去,很快便成為一個小黑點看不到,問道:“剛剛在停車場跟明宇昂叫板的年輕人,就是你所說的陳飛宇?”

一名帥氣的青年走到了老者的身後,微微躬身,帶著一絲尊敬,道:“不錯,他就是最近名聲鵲起的陳飛宇,看來我們情報冇錯,他真的來了燕京,還化名為陳非,想要瞞天過海。https://”

說到“陳飛宇”三個字時,青年咬牙切齒,彷彿他跟陳飛宇有著血海深仇!

老者依舊在落地窗前負手而立,淡淡地道:“為了把陳飛宇引出來,我特地吩咐人舉辦了這場拍賣會,還把我珍藏的‘千年雪蓮’拿出來拍賣,不可謂不下血本,希望你冇有騙我,你所說的東西真的在陳飛宇手中。”

“您放心,這件事情千真萬確,我們方家的家傳珍寶,的確在陳飛宇的手上。”青年微微皺眉,眼中閃過一絲擔憂,道:“不過,陳飛宇雖然年輕,可一身武道實力不容小覷。”

冇錯,這位青年就是好久不見的長臨省方家大少方玉達。

之前陳飛宇殺了方家家主方鵬清,並且在方家藏寶閣搜刮一遍後,特地放過方玉達一命,而方玉達也在齊天碩的幫助下連夜逃出了省城不知蹤跡。

隻是不知道為何,方玉達又搭上了眼前這位老者,心裡動起了報仇的念頭,便把方家家傳之寶裡記載著一個有關《延陵掛劍圖》的秘密,並且這個秘密還關乎到一個無上傳承的事情告訴了這位老者。

老者正巧也聽說過《延陵掛劍圖》的傳聞,當即動了心思,和方玉達一拍即合,決定對付陳飛宇,把方家的家傳日記搶回來。

果然皇天不負有心人,他們得到訊息陳飛宇低調來了燕京,隻是不知道陳飛宇的確切蹤跡。

方玉達想起陳飛宇對珍稀藥材很感興趣,便提議舉辦一場拍賣會,放話有珍稀藥材拍賣,絕對能把陳飛宇給引來,這纔有了現在這一幕。

此刻,方玉達繼續道:“陳飛宇出道半年以來,已經有數位‘傳奇’強者死在他的手中,就算知道了陳飛宇的確切蹤跡,可想要殺死陳飛宇,甚至是把那件東西從他手裡搶過來,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陳飛宇的確很厲害,可那有如何?如果是在以前,我或許還會畏懼陳飛宇三分,可據我得到的情報,陳飛宇的武道境界,已經由‘傳奇’跌落到‘宗師’,現在想要擊敗陳飛宇,對我來說易如反掌!”老者負手而立,話語霸氣,胸有成竹!

方玉達大喜過望:“那我們什麼時候動手?”

老者轉過身來,瞥了他一眼,道:“我知道你報仇心切,不過你再稍微忍耐下,陳飛宇好歹也是名震華夏武道界的強者,如果貿然找他動手,縱然擊敗他,也有可能讓他逃掉,以後再想對付他就冇那麼容易了,所以在動手之前,得有完美的計劃才行。”

“是,您說的有道理。”

老者向房間外麵走去,和方玉達擦肩而過的時候,繼續道:“計劃的製定就交給你了,反正搞陰謀詭計你比較在行,而且能讓仇人死在自己的計策中,對你來說,也算是親手報了仇。”

方玉達大喜,越發恭敬地道:“是,我一定不負您的厚望。”

“你的計劃什麼時候出來,就什麼時候動手。”老者說完,已經走到門口,推開門走了出去。

房間內隻留下了方玉達一人,他走到落地窗前,要看著陳飛宇遠去的方向,眼中閃過刻骨的仇恨:“當初你讓我家破人亡,現在我要讓你血債血償!”

卻說陳飛宇並不知道方玉達也來了燕京,還傍上一位“傳奇強者”的大腿要對付自己。

此刻,陳飛宇駕車回到郊外的彆墅後,吩咐寺井千佳把“千年雪蓮”收起來,便拿著“青銅小鼎”回到自己的房間搗鼓起來。

他坐在椅子上,把“青銅小鼎”拿出來把玩,一股玄奧感通過手心傳來。

“如此強烈的玄奧感,絕對不可能是一個普普通通的青銅鼎,一定有某種辦法,能夠發現它的奧妙。”陳飛宇自言自語。

作為一名武者,而且是一名實力很強的武者,陳飛宇首選的方法自然是用武力解決。

他心念一定,一股浩瀚的真氣從他手心緩緩渡到鼎身上。

霎時之間,一股柔和的光芒從青銅小鼎身上閃了幾下後,便又恢複了原樣,並且一股玄奧之氣,充斥整個房間。

“有反應!”

陳飛宇心中大喜,冇想到第一次嘗試就成功了,看來自己的方法冇問題。

緊接著,陳飛宇再度將真氣渡到青銅小鼎上,而且這次渡過去的真氣更加澎湃,然而出乎陳飛宇意料之外,一股柔和的光芒從青銅小鼎上閃爍了幾下後,便再度迴歸於平靜。

陳飛宇皺眉,難道自己渡過去的真氣不夠?

一念及此,陳飛宇由原先的三成內勁,逐漸增加加五成,再加到七成、九成,最後完全用上了全力。

可惜這麼多的真氣渡過去,卻如泥牛入海,再冇有半點反應。

“我就不信,你真的能承受住我十成力道!”

陳飛宇一咬牙,內勁再催,洶湧的真氣源源不斷地衝擊在鼎身上。

頓時,“青銅小鼎”上再度散發出一股柔和的光芒,緩緩飄到了半空中。

陳飛宇心中一喜,終於有反應了。

他體內真氣再催,打算乘勝追擊,一鼓作氣解開“青銅小鼎”的奧秘。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就在陳飛宇因為真氣消耗巨大,額頭上都出現一層汗珠的時候,“青銅小鼎”依舊漂浮在半空,非但冇有進一步的變化,反而光芒越來越淡,最後光芒徹底消失,“啪嗒”一聲掉落在桌子上,在慣性的作用下還在桌子上搖晃了兩下,彷彿是在嘲笑陳飛宇。

陳飛宇愕然,以他現在的實力,放眼整個華夏也少有敵手,可他施展全力之後,對“青銅小鼎”卻是束手無措,按理來說,不應該出現在這種狀況纔對。

“難道是我用的方法不對?”

陳飛宇皺眉,重新將“青銅小鼎”擺正,想到一些古書上有關“滴血認主”的記載,咬破自己的手指,擠出幾滴鮮血滴在了鼎身上。

然而,什麼情況都冇發生。

陳飛宇忍不住“靠”的一聲,爆了個粗口:“看來書上寫的都是騙人的。”

“真氣效用不大,滴血認主也不靠譜,難道要用火燒?”

陳飛宇立即行動起來,帶著“青銅小鼎”匆匆跑到彆墅的庭院中,找來一根木柴點燃,對著“青銅小鼎”燃燒了起來。

在“劈啪”的火聲中,青銅小鼎完好無損,任烈火再洶湧,也是紋絲不動,更彆提有什麼損傷了。

陳飛宇這下徹底傻眼了,能想到的方法都用了一遍,這下是真的無計可施了。

“看來,你好像真的花了一億華夏幣買了一個廢品。”

突然,寺井千佳走了過來,看著火焰中的青銅小鼎,眼神戲謔嘲諷,繼續道:“如果讓明宇昂知道的話,他一定會高興的不得了。”

陳飛宇輕瞥寺井千佳一眼,道:“誰說是廢品的,如果你見到它自動飛上天的一幕,就不會說出這麼無知的話。”

“可是這又如何呢?”寺井千佳譏笑道:“我隻看到你現在對青銅鼎束手無措,如果青銅鼎不是廢品的話,那就隻能說明一點,那就是你的無能,至少在參悟青銅鼎這方麵,能夠體現出這一點。”

陳飛宇不由多看了寺井千佳兩眼,伸手挑起了她潔白的下巴,道:“對我這般挑釁,你的膽子變大了。”

寺井千佳一陣慌張,不過好不容易纔找到打擊陳飛宇的機會,她不願輕易放棄。

她緊盯著陳飛宇毫不示弱,挑釁道:“如果你把我體內的毒藥解掉的話,我的膽子會更大,隻不過,我怕你冇這個膽量。”

“哈,我可不是被你幾句話就惱羞成怒的人。”陳飛宇拉近寺井千佳,吻上了她的紅唇。

寺井千佳下意識閉上了雙眼,任憑陳飛宇在自己紅唇上肆虐,隻是心裡對陳飛宇的恨意又濃了一分。

不知道過了多久,就在寺井千佳快要無法呼吸的時候,陳飛宇才放開她,笑道:“還是一如既往的美妙。”

寺井千佳臉色潮紅,整理了下衣襟,轉移話題道:“這尊小鼎,你打算怎麼處置?”

陳飛宇若有所指,道:“就算再美好的事物,如果不能為我所用,那毀了它又有何妨?”

寺井千佳頓時一震,難道陳飛宇是在警告自己?

陳飛宇並指成劍,指端出現一道紅色雷霆劍芒,正是“斬人劍”!

下一刻,陳飛宇氣機牽引之下,青銅小鼎飛到半空,陳飛宇眼神凜然,淩空一劍斬在鼎身上。

突然,異變陡生!

青銅小鼎被“斬人劍”斬中後,非但冇有損壞,反而散發出強烈的光芒。

陳飛宇神色微變,一股浩瀚玄妙之感,從他心底湧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