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陽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靈陽小說 > 其他 > 男主角陳飛宇女主角蘇映雪 > 第996章 他可不一般

男主角陳飛宇女主角蘇映雪 第996章 他可不一般

作者:執筆問長生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2-04 16:33:45

-

“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

陳飛宇收回劍指,冇有絲毫的憐憫。

蘇文將拱手笑道:“陳先生手刃此獠,真是大快人心,我這就吩咐手下,把寺井千佳和林月凰給放了。”

“不用了。”陳飛宇搖頭。

蘇文將一愣,難道陳飛宇打算親自過去釋放兩女,營造他英雄救美的形象?果然是花叢聖手,這手段真是高超。

隻聽陳飛宇淡淡地道:“我的人已經把她們救走了。”

蘇文將心中一驚,人到底是什麼時候被救走的,他竟然一無所知。

他當然不會懷疑陳飛宇的話,隻能暗暗猜測,可能是先前他的注意力全放在陳飛宇身上的時候,被人悄悄潛到了後麵救人成功,不由對陳飛宇又看重了幾分,笑道:“陳先生的手段,真是令在下佩服。”

“好說。”陳飛宇道:“如果冇點本事的話,開山老人也不會把這麼重要的碧玉扳指交給我,你說是這個理兒不?”

“對對對。”蘇文將連連點頭,按捺不住好奇,道:“陳先生,恕我再重新問一遍,宗主他老人家為什麼把碧玉扳指交給您?”

其實他很想問,開山老人是不是要把宗主之位傳給陳飛宇,這對蘇文將以後的安排,有著重大的決定性意義,而且他絕口不提《延陵掛劍圖》的事情,生怕引起陳飛宇的猜忌,從而得不償失。

陳飛宇環視一圈,道:“這裡不是說話的場合,而且這件事情說來話長,先處理完這裡的事情,改天抽個充足的時間,我再跟你好好談一談。”

“陳先生說的在理。”蘇文將心裡跟有隻貓不斷在撓一樣,可他也知道陳飛宇說的冇錯,道:“過兩天我安排一桌酒宴,好好宴請陳先生,給陳先生賠個不是,希望陳先生到時候能夠賞臉。”

“一言為定。”陳飛宇點頭應承下來。

蘇文將按捺下內心的好奇,指著周圍的屍體,尷尬道:“這些爛攤子怎麼處理?”

死了這麼多人,而且還綁架了林家的林月凰,尤其這裡還是燕京,這件事情如果傳了出去,絕對會引起一些麻煩,可偏偏蘇文將作為一名武道界的強者,並不擅長處理這些雜事。

“簡單,交給柳大隊長來處理就行。”陳飛宇看向柳天鳳,笑道:“我想這些小事,應該難不住你纔對。”

柳天鳳似乎是不滿陳飛宇把這些棘手的事情交給她,嗔怪了陳飛宇一眼,還是道:“正巧沈家三人來了,把一切事情推到他們身上就行,就說他們綁架林家的大小姐,目的是為了對付林家。

至於這些屍體,隨便編造一些理由,就說有無名英雄來營救林月凰,事成之後又悄然離去,任誰都挑不出錯。”

陳飛宇豎起大拇指,稱讚道:“不愧是柳大隊長,做這些事情就是得心應手。”

“去你的!”柳天鳳臉紅耳赤,這還是她第一次做這種偽造證據的事情,臉上火辣辣的,不過這也是為了更好地隱藏陳飛宇的身份,便於他更好的接近柳家,也算是事出有因。

蘇文將哈哈大笑,道:“既然兩位有了充足的計劃,那我就不摻和了,陳先生記得到時候賞臉一起喝杯酒。”

說完之後,蘇文將就告辭離去了,臨走之前他還看了沈家三人的屍體一眼,搖搖頭,這三個人真是倒黴催的,來殺陳飛宇被反殺也就罷了,死後還要替他背上綁架的鍋,真是……真是爽啊!

冇過多久,柳天鳳的同事們也紛紛趕了過來,被廢棄鍊鋼廠內的景象嚇了一大跳。

“柳隊長,這裡怎麼……怎麼這麼慘烈,還有綁匪和人質呢?”一名身穿便衣的高個男子驚訝地問道,他叫史天佑,接到上級命令後,帶人前來協助柳天鳳。

原本他們還想著大乾一場,結果冇想到,陳飛宇和柳天鳳不但大搖大擺地站在這裡,周圍還有好幾具屍體。

柳天鳳走過去,神色嚴肅,把剛剛“編”好的說辭拿了出來:“沈家的沈澤言、沈鑫密謀綁架林月凰,不過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沈家的人以及手下被一位神秘強者擊殺,林月凰也被救走,而我剛來到這裡,並冇有看清楚神秘人的樣子。”

她這句話漏洞百出,非但把自己摘得乾乾淨淨,甚至絕口不提陳飛宇的名字,隨便讓一個普通人都能挑出好幾個錯誤的地方,更何況史天佑等人還都是國安局的精英,怎麼可能真的相信這種明顯造假的鬼話?

他們一個個露出懷疑的神色。

接著,史天佑看了眼在不遠處負手而立的陳飛宇,暗暗猜測著陳飛宇的身份,苦笑道:“柳隊長,咱們自己人不說兩家話,您的這番說辭也太……也太簡潔了,讓我怎麼往上麵彙報?”

“無需彙報。”柳天鳳淡淡地道:“我會親自向趙利鋒說明這裡的情況,我保證你不用擔任何責任。”

趙利鋒是他們的頂頭上司之一,也跟陳飛宇打過幾次交道。

史天佑見柳天鳳把趙利鋒搬了出來,無奈道:“那好吧,那這件事情你說怎麼做,那就怎麼做吧。”

“多謝。”柳天鳳道:“你派人把這些屍體都給收拾了吧,再分彆和警察、柳家通知一聲,也讓他們知道前因後果。”

“我明白了。”史天佑苦笑著應了一聲,得,還得跟林家解釋,那他可得把柳天鳳的說辭好好加工一番,免得讓林家聽出破綻。

柳天鳳這才滿意地點點頭,重新走回陳飛宇身邊,笑道:“飛宇,我們走吧。”

陳飛宇點點頭,和柳天鳳一同離去了。

一名長相普通的隊員走到史天佑跟前,訝道:“那小子是什麼人,跟柳隊長走的這麼近,而且麵對這麼多屍體還能麵不改色,絕對不一般。”

“他當然不一般。”史天佑心裡已經隱隱猜到了陳飛宇的身份,他雖然冇見過陳飛宇,但是能夠跟柳隊長那麼親昵的人,除了名聲鵲起的陳飛宇之外,還能是誰?

隊員撓撓頭,疑惑地問道:“那他是誰,他該不會就是柳隊長口中所說的神秘人吧?”

史天佑笑罵道:“少他媽揣著明白裝糊塗,能跟柳隊長走這麼近,除了那個傳說中的人外還能有誰?”

隊員驚訝地道:“他還真是陳……”

他的話還冇說完,史天佑的眼神突然變得淩厲起來,警告道:“陳什麼陳,還愣在這裡做什麼,還不快點去乾活,小心這個月扣你獎金。”

“還扣錢啊,前幾天不是剛扣過了嗎?”隊員一張臉苦了下來。

卻說陳飛宇和柳天鳳坐車離開廢棄鍊鋼廠後,柳天鳳坐在副駕駛位,咯咯笑道:“蘇文將那麼厲害的強者,我還以為你要跟他來一場大戰呢。

結果……結果他竟然向你行禮問好,你都冇看到,當時方玉達的臉都變綠了,真是笑死我了。”

陳飛宇一邊開車一邊笑道:“冇辦法,你的男人就是這麼神奇,優秀的冇有天理。”

“臭美。”柳天鳳白了陳飛宇一眼,“噗嗤”一聲又忍不住笑了出來。

“實話實說而已。”陳飛宇聳聳肩。

柳天鳳突然歎了口氣,道:“要是這次被綁架的人是柳瀟月就好了,我也不用編一些什麼神秘人的謊話,直接讓你出麵來一個英雄救美,說不定就能抱得美人歸了,也能更方便的接近出柳家。”

“無所謂。”陳飛宇想起不久前柳戰派雷天力來殺他的事情,自信地道:“接下來這段日子,柳家肯定會加大動作對我出手。

而他們的動作越大,露出的破綻就越大,也就越容易查探到柳家的目的,再說了,這一場綁架鬨劇,我們也不算一點收穫都冇有。”

陳飛宇如果真的能夠把蘇文將給收服,那他在燕京的行動,會更加的事半功倍,畢竟一位“傳奇中期”的武者,就算是放眼全球,那也是一等一的強者!

很快,陳飛宇便駕著車來到了郊外的彆墅。

在下車之前,陳飛宇挑眉問道:“你確定不跟我一起進去嗎?”

“不了。”柳天鳳搖頭道:“今晚出了這麼大的事情,而且柳家也派人來殺你,我得把這些事情向趙利鋒彙報,及早擬定出應對的措施。”

“那好吧。”陳飛宇失望地道:“我還想跟你再續風流呢。”

“死樣,續你個大頭鬼!”柳天鳳白了他一眼,突然身體前傾,在他臉上親了一下,紅著臉笑道:“好了,改天再彌補你,我真得走了。”

陳飛宇點點頭,打開車門走了下去。

柳天鳳駕車很快就離開了。

陳飛宇走到彆墅門前,剛打開門,就見到赤練和寺井千佳分彆坐在客廳裡,一個坐在沙發上,一個坐在桌子旁,兩人相距十萬八千裡,冷著臉誰都冇有說話,就連陳飛宇都能察覺到兩女之間的互相嫌棄。

看到陳飛宇走進來,赤練冰雪融化,綻放出驚喜的笑意,起身撲進了陳飛宇懷裡,喜道:“主人,你終於回來了,太好了。”

寺井千佳硬生生重新坐了下去,哼了一聲,神色更加的冰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