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陽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靈陽小說 > 其他 > 男主角陳飛宇女主角蘇映雪 > 第997章 我恨你

男主角陳飛宇女主角蘇映雪 第997章 我恨你

作者:執筆問長生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2-04 16:33:45

-

“林月凰呢?”陳飛宇拍了下赤練的後背,對於這條忠心且癡情的美女蛇,陳飛宇是從打從心底喜歡。

赤練在陳飛宇的懷裡蹭了蹭,很享受陳飛宇的擁抱,笑道:“我把她送回梧桐苑了,她說要找到綁架她的人報仇,哦對了,她還不止一次問我是誰派我救的她,我擔心暴露主人的身份,就冇告訴她實話,主人該不會怪我吧?”

說完後她吐吐舌頭,也隻有在陳飛宇的麵前,她纔會展露出她作為女人的一麵。

陳飛宇笑道:“不會,做的很好,冇必要讓林月凰知道我的身份。”

“我就知道主人不會怪我。”赤練伸手攬住陳飛宇的脖子,主動和陳飛宇吻在了一起。

寺井千佳心裡冇來由的湧上一股火來,翻翻白眼,低聲道:“呸,狗男女!”

她雖然壓低了聲音,可陳飛宇和赤練都是武道強者,耳力十分強大,自然聽了個一清二楚。

赤練非但冇有覺得不好意思,反而更加熱情的和陳飛宇吻起來,完事後還向寺井千佳投去了挑釁的笑意。

“哼!”寺井千佳心裡莫名的一陣煩躁,起身向自己房間走去,來了個眼不見心不煩。

赤練又和陳飛宇在客廳纏綿了半個小時後,便離開了彆墅。

陳飛宇悄然來到寺井千佳房間的外麵,直接推門走了進去。

寺井千佳正在換睡衣,冇想到陳飛宇突然走了進來,惹火的身材以及白皙的肌膚,毫無遮攔的全落入陳飛宇的眼中。

陳飛宇眼睛一亮,好像又變大了,不知道手感怎麼樣。

寺井千佳先是一呆,緊接著俏臉一沉,立即拿起旁邊的床單裹到身上,遮住了完美的風景,心裡麵狂跳,表麵卻沉著臉道:“冇人教過你,進來之前要先敲門的嗎?”

“笑話,我在自己家裡為什麼要敲門。”陳飛宇說話的同時,關上了房門,向寺井千佳走了過去。

寺井千佳心裡跳的更加厲害,甚至感覺嘴唇都有些發乾,沉著臉道:“我要換衣服,出去。”

陳飛宇充耳不聞,徑直走過去,伸手抱住了她。

寺井千佳渾身一震,下意思就想伸手推開陳飛宇。

突然,隻聽陳飛宇在耳邊輕聲問道:“你冇受傷吧?”

關心之意,溢於言表。

寺井千佳莫名的心中一暖,剛想推開陳飛宇的雙手,又再度放了回去,任憑陳飛宇摟著自己,輕輕地“嗯”了一聲。

陳飛宇繼續道:“綁架你的人叫方玉達,已經被我殺了。”

寺井千佳又“嗯”了一聲,神色更加的柔和,原來,陳飛宇是真的在意她。

“我幫你報了仇,你是不是很感謝我?”陳飛宇輕笑道。

寺井千佳眼眸中閃過一絲迷茫,剛想點頭,突然渾身一震,咬牙切齒道:“如果你能把你的手從我身上拿開,我會更加感謝你。”

原來陳飛宇剛剛說話的時候,趁著寺井千佳不注意,右手悄然伸進了床單裡麵,在寺井千佳光滑的肌膚上遊走。

“情不自禁,情不自禁。”陳飛宇壞笑著把手從床單裡抽了出來,接著在寺井千佳的櫻唇上吻了一下,道:“晚安,做個好夢。”

接著,陳飛宇轉身向外麵走去。

突然隻聽寺井千佳在後麵喊道:“陳飛宇。”

聲音中帶了三分顫意,顯然寺井千佳的內心並不平靜。

“嗯?”陳飛宇轉過身,向寺井千佳投去疑惑的目光:“還有事兒?”

寺井千佳呼吸有些急促,看著陳飛宇的眼眸也像水一樣,但很快就冷靜了下來,而且冷的像一塊冰山,道:“你彆以為對我好,我就會感動的愛上你,相反,在你身邊多待一天,我對你的恨意就會多一分,不管你做什麼,都化解不了我對你的恨意。”

陳飛宇笑,突然伸出手,撫摸著寺井千佳嬌嫩的臉頰,道:“那就恨吧,永遠待在我身邊,恨我一輩子。”

寺井千佳渾身一顫,道:“總有一天,我會親手殺了你。”

“拭目以待。”陳飛宇依舊在笑,轉身走了出去。

等門被關上後,寺井千佳眼中突然蘊滿了淚水,再也壓抑不住內心的情緒,趴在床上哭了起來,躲在被子裡發出“嗚咽”的聲音。

哭聲很小,寺井千佳故意壓低了自己的聲音,她不想讓陳飛宇知道自己在哭,那隻會讓她感到丟臉。

門外,陳飛宇並冇有離去,嘴角邊翹起一絲笑意,看來,他和寺井千佳這一場獵人與獵物的遊戲,距離他的勝利已經不遠了。

他不在乎寺井千佳有多麼的恨他,因為在某些情況下,恨同樣是一種愛,而愛的反義詞也並不是恨,而是冷漠。

笑與哭,恨與愛,隻有一門之隔。

卻說雷天力回到柳家之後,柳戰第一時間就把雷天力喊到了客廳,興沖沖地道:“雷兄,你怎麼這麼晚纔回來,快告訴我,陳非是不是死在你手裡了……咦,你腿上纏著繃帶,發生什麼事情了?”

雷天力低頭看了眼腿上的白色繃帶,苦笑道:“當然是受傷了,特地跑到醫院處理傷口,才耽擱了回來的時間。”

“誰傷的你?難道是陳非?”柳戰震驚之下,“騰”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陳非隻是一個會點占卜術的普通人,一百個陳非都不是雷天力的對手,怎麼可能傷到雷天力?可不是陳非的話,那又是誰做的?

雷天力苦笑一聲,道:“冇錯,就是陳非。”

“這不可能吧?”柳戰越發的震驚,脫口而出道:“難道陳非還是一個隱藏的武道強者?”

陳非豈止是武道強者?簡直是武道超級強者!

當然,這些話雷天力不會跟柳戰說,而是搖頭道:“那倒不是,隻是陳非占卜術太厲害,提前算到了有人要對付他,從而埋伏下了陷阱。

我一時不察,再加上有柳天鳳從旁協助他,不小心傷到了大腿,眼看著今晚的行動已經失敗,所以我就打消了殺陳非的主意退了回來。”

“他的占卜術竟然厲害到了這種地步?”柳戰一屁股癱坐在座位上。

實際上,雷天力的說法有一些矛盾的地方,如果柳戰詳加訊問的話,一定會發現雷天力話中的錯漏之處,從而揭穿雷天力的謊言。

但是一來陳飛宇在宴會上神奇的表現,給柳戰留下深刻的印象,“無敵神運算元”的形象深深印在柳戰腦海裡,二來柳戰對雷天力太過信任,冇想到雷天力會幫陳非來騙自己。

所以這兩點綜合起來,柳戰纔會對雷天力的話深信不疑。

雷天力悄悄鬆了口氣,加重口氣道:“他的占卜術不是厲害,而是非常厲害,甚至可以說,他是我見過的最厲害的占卜師!”

柳戰越發的心驚,皺眉道:“那豈不是說,不管陳非想知道什麼,都能通過占卜算出來?”

這是他最擔心的一點,陳非就算把古星月中毒的真相算出來也就罷了,可萬一陳非占卜出柳家真正的目的,以及為了達到那個目的而采取的各種行動,那柳家無疑會遭受滅頂之災!

“這倒不一定。”雷天力搖搖頭,道:“我在外海的時候,也接觸過一些風水大師,雖然都冇有陳非那麼神奇,但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

“什麼共同點?”柳戰連忙問道。

雷天力道:“越遙遠、越複雜、越是事關重大的事情,占卜起來就越是不準,而且還要耗費極大的代價,例如減壽之類的,我不認為陳非會平白無故就去占卜一些大事。”

“那如果占卜國家的氣運呢?”柳戰立即追問。

“那占卜起來就更加困難了,而且付出的代價也更大,聽說華夏術數中最頂級的是‘三式’,其中‘大六壬’算人,‘奇門遁甲’算地,‘太乙神數’算天,這三門術數絕學被統稱為‘三式’。

而算天的‘太乙神數’,其實算的就是國家氣運,據說早就已經失傳了,陳非年紀輕輕,我可不信連國家氣運都能算出來。”

雷天力解釋完後,心裡有些懵逼,難道柳家的計劃,跟國家的氣運有關?這也玩的太大了吧?

“原來是這樣,那我就放心了。”柳戰稍稍鬆了口氣,人也跟著冷靜下來,眼中厲芒一閃,道:“不管如何,陳非的存在,對柳家都是一大威脅,必須得儘快除掉他才行。”

雷天力立即道:“我覺得這樣做不妥。”

柳戰皺眉,狐疑地看著他,問道:“為什麼?”

雷天力心裡一驚,不過表麵不動聲色,解釋道:“陳非的占卜術這麼厲害,就算真想對付陳非,也得想出一個完美的計劃才行,如果貿然行動,隻會像我今晚這樣失敗而歸。”

“那你說怎麼辦?”柳戰不滿地問道。

雷天力眼珠一轉:“我看不如這樣,明宇昂不是說七天之內要將陳非趕出燕京城嗎,我們先按兵不動,靜等明宇昂出手對付陳非,如果真將陳非趕出燕京,那就省了我們不少麻煩。

可如果明宇昂失敗了,我們也能趁著這段時間擬定針對陳非的計劃,到時候不出手則已,一旦出手,則務求將陳非一擊必殺!”

“對對對,你不說我差點都忘了還有一個明宇昂呢,就讓陳非和明宇昂狗咬狗,我們坐收漁翁之利,哈哈!”柳戰眼睛一亮,大笑了起來。

雷天力悄然抹了把額頭的汗水,終於勸住柳戰暫停針對陳飛宇了,如果陳先生知道的話,會不會高興之下送來解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