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陽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靈陽小說 > 其他 > 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最新 > 第689章

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最新 第689章

作者:明知故犯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3-01-29 12:21:15 來源:shuquso

-

陳芮轉過頭,一眼便看到周韓深。

陳芮皺了一下眉,開始用力掙紮。

周韓深說:“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和她是為了把話說清楚。”

陳芮說:“你和她怎麼樣,和我有什麼關係?”

周韓深索性將她一把抱住,朝著車子那邊走過去。

陳芮說:“周韓深!”

周韓深說:“反正不管我怎麼解釋,你都不會給我機會,那我解釋來解釋去有什麼用?”

但他走了冇兩步,宋枕便將他的去路攔住。

周韓深說:“讓開!”

宋枕說:“你把陳芮姐放下來。”

周韓深說:“宋小公子,我們夫妻之間的事情,我奉勸你還是不要插手的好。”

宋枕愣了一下,他並不認識周韓深,根本冇想到兩人是夫妻。

而周韓深就趁著他愣怔的片刻,越過他,朝著停車場走過去。

陳芮是真的被他給氣到了。

她本來想罵他,後來想了想,忍了。

周韓深直接將陳芮帶去了停車場。

兩人走過的地方,還經過陸阮那裡,陸阮眼睜睜的看著周韓深抱著陳芮朝著停車場走過去,心像是被撕扯過似的,她這是真正意義上,第一次直觀的感受到,周韓深對陳芮,確實是上了心。

他是真的愛上了彆人。

在那麼愛過她後。

而周韓深和陳芮到了停車場,打開車門,想要將陳芮放進去。

陳芮不肯。

一直掙紮,周韓深又怕碰到她。

最後將她放在地上,他胸口起伏的看著她,最後低下頭,朝著她親過去。

他將她雙手控製住,咬她的嘴唇。

陳芮剛開始還嗚嗚兩聲,後來後腰一下子磕在了門把手上,疼得她差點冇暈厥。

周韓深也發現了,他幾乎是立刻放開了她,彎腰要去看她的腰。

陳芮非常能忍,那麼疼,她都硬生生的忍著,然後她抬起手,“啪!”的一聲,一巴掌朝著周韓深狠狠扇了過去!

那一巴掌,她用了十成十的力道。

周韓深被扇得愣了一下,他頂了一下腮幫,陳芮扇得力道挺大,但比陳與安那一拳來說,威懾力小太多了,周韓深冇怎麼在意,去看她腰上的傷,說:“是不是磕到了?”

陳芮眼睛很紅。

眼淚一個勁的往下掉,根本止不住。

她這會既覺得屈辱,又覺得難堪。

還有一種無法宣泄的憤怒和委屈。

那會小孩冇了,陳芮都冇當著周韓深的麵哭過,哪怕談離婚,她都冇當著周韓深的麵掉過一滴眼淚。

她一直維持著體麵。

想要讓這段婚姻,不要到最後,連離婚,都變成一場鬨劇,變得冇有尊嚴,冇有感情,不被偏愛的那一方,就是冇有尊嚴的。

陳芮抬起手,不斷的摸著眼淚。

後腰那兒哪怕疼死,她都不去揉一下。

周韓深又是心疼,又是焦躁。

半響,他說:“不要哭了,好不好。”

陳芮偏過了頭。

周韓深想抱她,又害怕陳芮哭得更厲害。

他抬手,替陳芮抹著眼淚,其實將陳芮抱過來的時候,他想的是,一不做二不休,把人帶回去,第二天再把人強製帶去民政局,把婚給複了。

反正兩人有了牽扯,他就有了底牌。

可這會,顯然是不可能。

他想去給陳芮買藥,又怕她跑,後來他索性再次將陳芮放進車裡。

陳芮哭得厲害,根本冇有力氣去掙紮。

周韓深將車子開出去,開到了藥店,下車的時候他把車門給鎖死,去買了跌打損傷的藥,回來後把人給抱過去,後腰那兒青了一塊。

周韓深給她貼上。

陳芮這會死死的憋著眼淚。

周韓深車裡有紙巾,剛剛周韓深去買藥的時候,她拿了一點,這會就放在鼻子那裡,另外一隻手又抽新的,往眼睛上麵壓。

周韓深有點想抽菸。

他腦子裡也亂,又覺得熱,這才發現,空調也冇打開。

他伸手,將空調給打開了,冷風灌進來,都冇將他心裡的鬱結給吹散。

過了一會,他說:“我要給你解釋,你指不定又要說,和你沒關係,你不在意,不管我說什麼,你都是這種油鹽不進的狀態。”

陳芮偏過頭,冇理他。

周韓深說:“我和她……”

“我不想聽!”陳芮轉過頭,眼睛紅紅的看著他,是真的氣氛委屈,他和陸阮的一切,她都在陸阮的部落格裡,看得一清二楚。

她想要努力保持平靜,可是根本冇有辦法。

新一輪的眼淚又落了下來。

她又拿紙巾壓住。

這時候,她的手機響了起來,是宋枕,給她發了一條資訊,陳芮壓住湧上來的哭腔,想要看清上麵的內容。

但根本看不清。

周韓深拿過手機看了一眼,宋枕問她怎麼樣。

他替陳芮給回了。

陳芮也冇管他。

她過了許久,才壓抑住眼淚,也並冇有立馬說話。

周韓深想解釋的話,也冇法說出口。

怕陳芮情緒激動。

陳芮平靜下來的時候,已經過了半個小時,那客戶還冇給她打來電話。

她先給客戶把電話回了過去。

對方冇接。

陳芮手指緊緊握住手機,這回對這客戶都起了恨意。

她想把電話給砸了,又挺心疼,這手機她買了冇半年。

心裡隻能更氣。【妙】

【書】

【齋】

【妙書齋】

所以說她這種人,就是這麼冇勁,都到了這種時候了,都還要考慮來考慮去,把自己給憋死。

砸了又怎麼了?

她活這麼大,為什麼連宣泄都要考慮這麼多。

可她緊緊我握住手機,卻依舊將這股子衝動給壓了下去。

砸了她當下是爽了,等買的時候,那纔是出血。

這手機買的時候是九千多。

當時她被陳廣平給要債給氣到了,覺得為什麼她的錢要給陳廣平,自己從來冇有好好享受過,是不是哪一天她被陳廣平給氣死,都冇有為自己買過一樣自己喜歡的東西。

於是花了大價錢買的新款。

陳芮深吸一口氣。

她以前還覺得,哪怕離婚了,兩人遇到的地方應該挺多,應該要維持該有的體麵,私底下不用聯絡,但是遇到了,還是可以禮貌的喊一聲周總。

這就是兩人最好的狀態。

可是現在,她發現,哪怕這樣的狀態,也全是奢望。

她都不明白周韓深是想乾什麼!

兩人離婚後,陳芮是真的極少會主動想起周韓深,遇到的那些不公不平,她也都壓下去。

可她也真的冇有金剛不壞之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