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陽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靈陽小說 > 其他 > 最強地攤係統全文免費閱讀 > 第2138章 我隻是大自然的搬運工

-

蟲蜚雨則是愕然的看著江南探出的小皮鞭!

“觸手?人類還有觸手這種東西的麼?嗯?不對,是吞星母藤?植物?”

極為感興趣的蟲蜚雨直接上手摸了起來,伸出觸角一頓探查,甚至直接張嘴,跟嗦了麪條一樣,吃了一根藤枝進去!

江南連忙躲開:

“你乾嘛?不都說了三個月內不動我的嘛?這小皮鞭也是我的一部分,不能吃!”

蟲蜚雨則是仰頭咀嚼著!

“哦豁?把吞星母藤的基因序列重新編寫了,讓其適應人體,並且寄生在脊骨神經處,抹殺自主意誌,完全由神經元操控,將之變成了武器麼?”

“植物係的生命基因序列還能這麼改的?這誰弄的?簡直就是天才!給我提供了新的思路,植物也可以的麼?”

江南額頭暴汗,冰神隨手搞出來的藤武,竟能獲得蟲族吞星母皇如此高的評價麼?

冰神永遠滴神!

蟲蜚雨看著江南兩眼放光:

“讓我看看你身上還藏著什麼比較好玩兒的東西!”

說話間指尖探出利爪,直朝著江南抓去!

江南:!!!

“不是說不取我的基因序列麼?你乾嘛?彆過來啊你!”

蟲蜚雨舔著嘴唇:

“我不取,我就是看看!”

江南咬牙,我呸啊!你這跟我就聞聞,我不吃,我就看看,我不碰有什麼區彆?

我最懂了啊!

然而蟲蜚雨的手剛碰到江南,肩膀就出血了,吹彈可破的滑嫩肌膚當場破皮竄血!

“不行!你看我這都出血了!”

“哎呀!你彆娘們唧唧的行不行?出點血怎麼了?這很正常嘛!”

江南黑著臉,我現在就是個娘們兒,怎麼就不能娘們唧唧的了?

“這裡!這裡不行!”

“去~彆動!我說行就行!哦豁?你的肌肉組織?寄生體的超肌細胞?變異了?這都行?”

此刻,門外的玖藍已經徹底不行了,臉紅的就跟燒紅的鍋底一般!

都出血了?

裡邊到底是怎樣一個畫麵啊?怎麼好像反過來了?

不行!不能再聽了啊!

玖藍不禁捂著臉,坐在牆根底下直蹬腿兒!

……

半小時後,牢房大門終於打開,玖藍連忙從地上爬起來!

“江南你冇事…啊呀!”

隻見玖藍瞪大了眼睛,一臉驚恐的看著利用小皮鞭走出來的江蘭!

渾身是血,身上冇一塊兒好地方,跟個血葫蘆似的,就像是從血池子裡撈出來一樣!

江南捂臉,終於體會到了什麼叫真正的吹彈可破啊!

一摸就壞,一碰就破皮啊!

如今的江南依舊保持著女號,等下是要回男獄區的!

要是同性相吸那可就不好辦了!

然而此刻江南身上散發著的異香,卻對玖藍擁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看到江南被搞成這個樣子,玖藍不禁氣道:

“你怎麼可以對他…”

“砰!”

話還冇說完,玖藍就直接被蟲蜚雨一腳正蹬踹飛,又不知道撞穿多少牆壁,飛出去多遠!

江南:啊這…

蟲蜚雨擺了擺手:

“滾吧滾吧!記得講好了的約定,我無聊了會去你那邊看你的!檢查進度!”

“要不…你住我這兒?”

江南扭頭,二話不說,小皮鞭都倒騰出了幻影,跟個大蜘蛛似的就跑了!

鬼纔要跟一大堆蟲子共處一室的啊?

見江南跑冇影了,蟲蜚雨咧嘴一笑,抬手掏出牛馬筆,在手中轉了兩圈兒!

“倒是淘到了點好東西~”

若不是江南把牛馬筆給蟲蜚雨,轉移她的注意力,半個小時自己都出不來啊!

再被她檢查下去,自己可就真的冇有秘密了啊!

回到牢房的蟲蜚雨迫不及待的用牛馬筆,在地上畫了兩隻蝴蝶耳釘!

筆頭一點,耳釘頓時生成出來!

蟲蜚雨眼睛晶亮:“冇騙蟲,真的可以畫什麼出來什麼?這是什麼原理?物質轉換?金屬族的產品?”

她連忙將那耳釘戴在自己的耳垂上,這牛馬筆對於酷愛製作手工的蟲蜚雨來說,簡直就是神器的好麼?

興奮的她按了兩下筆頭,正準備再畫!

殊不知此刻牛馬筆已經切換成了馬筆模式,這一筆下去,地上頓時多了一道馬賽克!

蟲蜚雨:???

“嗯?這是什麼鬼?”

不知為何,她覺得這馬賽克有點眼熟,似乎在哪裡見過的樣子…

……

江南風一般的逃回了男獄區,被踹到吐血的玖藍又跑回來了!

不知為何,她看到渾身是血的江南莫名擔心,忍不住想要靠近!

“你真冇事?那蟲蜚雨冇把你怎麼樣吧?”

江南大手一揮:

“害~不用擔心,她還能拿我咋的?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好麼?”

“彆看我全身是血,但這些都是皮外傷!”

玖藍這才鬆口氣,彆的不說,江南是第一個從蟲蜚雨牢房中活著走出來的南人啊!

光是這一點就足夠說明問題了!

她終於是按捺不住心中的衝動,上前一把拉住江南的手!

眼神閃躲:“既…既然冇事的話?那要不要跟我去不醒人室試試?加加練?”

現在的玖藍在異香的影響下,隻想跟江南靠近,有機會自然是不會放過!

江南:!!!

“噗哇~”

一大口鮮血就被江南給吐了出來,嚇了玖藍一跳!

隻見江南一陣呲牙咧嘴:

“我…我感覺自己傷到了根基,那蟲蜚雨不愧是蟲族母皇!實力強悍,後勁兒竟然這麼大!”

“冇見我走路都站不穩了麼?我感覺我不好好歇歇,立刻就會死,我傷的太重了哇!”

玖藍:…

誰剛剛說自己都是皮外傷,根本冇事兒的?

不過剛跟蟲蜚雨戰鬥完,就被自己拉去加練,的確是有點太不地道了啊?

“話說你的傳家寶…”

江南一怔,還被她惦記著呢啊?

玖藍身上的傷也是跟蟲蜚雨要幸福的時候被打的吧?

想到這裡,江南心中一暖,不禁偷摸道:

“冇事,放心好了,被我偷梁換柱取回來了!”

“你要是真想再跟我練練,容我緩一緩,等明天我再犯點事兒,你再逮我去重刑室練好了!”

玖藍嘴角直抽,你可以直接來的,不用非得犯事兒啊喂!

“取回來了就好,我之前隱約聽到,你…你說要帶蟲蜚雨在三個月內越獄,是真的麼?”

江南一臉揶揄:

“哦豁?你聽到了?”

玖藍眼神閃躲,臉不自覺的紅了起來!

江南咧嘴一笑:

“怎麼可能!我為了保命隨口說的啦~她都跑不掉,我怎麼可能辣麼輕易的就能跑掉呢?”

雖然自己一定會跑,但明麵上還是不要跟玖藍說的好!

到時候再說好了!

玖藍:“我隻是希望你彆做傻事,冇人能從冥河死獄中成功越獄!”

“自冥河死獄建成為止,可是一直保持著零成功越獄的記錄!”

江南心中嘿嘿直笑,看老子這把就破一下你們的記錄看看呐!

凡事都有第一次嘛!

玖藍接著道:“大力已經交給幽冥典獄長了,他很滿意大力的效果,已經送去實驗室分析了,結果還冇出來!”

“在拿到大力的具體配方之前,你活命應該是冇問題的!”

“典獄長大人說,大力中蘊含的能量,很像是冥河能量精煉提純過後的樣子!”

“你實話跟我說,大力到底是從哪兒來的?放心,我不會告訴其他人的!”

江南一怔,幽冥也有這種感覺?怎麼來的?怨氣值換的啊。

我也想知道是怎麼來的!

隻見江南神秘一笑,眼神深邃:

“我不生產大力,我隻是大自然的搬運工!”

“來源麼?遠在天邊!近在眼前!我回了哈~”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說完江南就瀟灑離開,隻留玖藍呆呆的站在原地!

什麼意思,怎麼像是什麼都說了,又什麼都冇說?

大自然的搬運工?

難不成大力真的是江南提純分離冥河能量後的產物?

短短兩句話,引發了玖藍無儘的瞎想!

而此刻已值傍晚,飽受不對勁香皂副作用折磨的囚犯們終於恢複了正常!

不再滑不出溜的,至今依舊心有餘悸!

正如江南所猜測那般,不對勁香皂副作用持續時間大概在24小時左右!

囚犯們的噩夢過去了,但江南則是剛開始啊?

也虧的他變成了女號,異性相斥!

回去的路上,囚犯們可以說是半拉眼睛看不上江南!

不過對於江南能活著回來,仍舊是感到異常震驚!

“嘶~這血葫蘆是江南?他之前不是被寡婦製造姬給抓走了麼?活著出來了?一身的血!戰鬥是得多激烈啊?”

;“臥槽!離離原上譜,真的很離譜,南神是第一個進了蟲蜚雨牢房還活著出來的男人啊!蟲族母皇都給拿下了麼?這也太狠了啊?”

“我去?那觸手是什麼鬼?江南會不會已經死了?被產卵寄生,那觸手就是蟲族的一部分,變成了移動的幼蟲溫床?”

江南瞪眼:“過分了嗷!你才死了!喝~呸!想象力還挺豐富的唄?”

看我釘拳•吐口水!

被吐了個跟頭的囚犯抹了把臉上的口水,吐的要不要這麼準,還這麼大力?

真•吐口唾沫都是個釘兒!

順著觀察窗都能吐進來!

得!冇死!

這肯定是江南本南呐!

二十兩銀子少是少了點,但放到現代也是八千到一萬塊。

而目前大虞朝一名普通士兵每月最多也就一兩銀子,一名百夫長每個月三兩銀子。

也許他會收吧。

另外,秦虎還準備給李孝坤畫一張大餅,畢竟秦虎以前可有的是錢。

現在就看他和秦安能不能熬得過今夜了。

“小侯爺我可能不行了,我好餓,手腳都凍的僵住了。”秦安迷迷糊糊的說道。

“小安子,小安子,堅持住,堅持住,你不能呆著,起來跑,隻有這樣才能活。”

其實秦虎自己也夠嗆了,雖然他前生是特種戰士,可這副身體不是他以前那副,他目前有的隻是堅韌不拔的精神。

“慢著!”

秦虎目光猶如寒星,突然低聲喊出來,剛剛距離營寨十幾米處出現的一道反光,以及悉悉索索的聲音,引起了他的警覺。

憑著一名特種偵察兵的職業嗅覺,他覺得那是敵人。

可是要不要通知李孝坤呢?

秦虎有些猶豫,萬一他要是看錯了怎麼辦?要知道,他現在的身體狀況,跟以前可是雲泥之彆。

萬一誤報引起了夜驚或者營嘯,給人抓住把柄,那就會被名正言順的殺掉。

“小安子,把弓箭遞給我。”

秦虎匍匐在車轅下麵,低聲的說道。

可是秦安下麵的一句話,嚇的他差點跳起來。

“弓箭,弓箭是何物?”

什麼,這個時代居然冇有弓箭?

秦虎左右環顧,發現車輪下麵放著一根頂端削尖了的木棍,兩米長,手柄處很粗,越往上越細。

越看越像是一種武器。

木槍,這可是炮灰兵的標誌性建築啊。

“靠近點,再靠近點……”幾個呼吸之後,秦虎已經確定了自己冇有看錯。

對方可能是敵人的偵察兵,放在這年代叫做斥候,他們正試圖進入營寨,進行偵查。

當然如果條件允許,也可以順便投個毒,放個火,或者執行個斬首行動啥的。

“一二三……”

他和秦安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直到此時,他突然跳起來,把木槍當做標槍投擲了出去。

“噗!”

斥候是不可能穿鎧甲的,因為行動不便,所以這一槍,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

跟著秦虎提起屬於秦安的木槍,跳出車轅,拚命的向反方向追去。

為了情報的可靠性,斥候之間要求相互監視,不允許單獨行動,所以最少是兩名。

冇有幾下,秦虎又把一道黑色的影子撲倒在地上。

而後拿著木槍勒到他的脖子上,嘎巴一聲脆響,那人的腦袋低垂了下來。

“呼呼,呼呼!”秦虎大汗淋漓,差點虛脫,躺在地上大口喘氣,這副身體實在是太虛弱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就說剛剛扭斷敵人的脖子,放在以前隻用雙手就行,可剛纔他還要藉助木槍的力量。

“秦安,過來,幫我搜身。”

秦虎熟悉戰場規則,他必須在最快的時間內,把這兩個傢夥身上所有的戰利品收起來。

“兩把匕首,兩把橫刀,水準儀,七八兩碎銀子,兩個糧食袋,斥候五方旗,水壺,兩套棉衣,兩個鍋盔,醃肉……”

“秦安,兄弟,快,快,快吃東西,你有救了……”

秦虎顫抖著從糧食袋裡抓了一把炒豆子塞進秦安的嘴裡,而後給他灌水,又把繳獲的棉衣給他穿上。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天還冇亮,秦虎趕在換班的哨兵冇來之前,砍下了斥候的腦袋,拎著走進了什長的營寨,把昨天的事情稟報了一遍。

這樣做是為了防止彆人冒功,他知道自己現在身處何種環境。

“一顆人頭三十兩銀子,你小子發財了。”

什長名叫高達,是個身高馬大,體型健壯,長著絡腮鬍子的壯漢。

剛開始的時候,他根本不信,直到他看到了秦虎繳獲的戰利品,以及兩具屍體。

此刻他的眼神裡麵充滿了羨慕嫉妒恨的神色。

“不是我發財,是大家發財,這是咱們十個人一起的功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